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风随着意思吹

繁星都是假象,监狱才是真的。

 
 
 

日志

 
 

知识人要学会作光作盐   

2017-07-10 09:00: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秦晖老师的观点:“文化无优劣,制度有高低”。表面看起来,这句话好像很正确。

文化无优劣的实际意义,是强调文化的多样性,强调思想的百家争鸣;

制度有高低的实际意义,则是强调对现实的批评,以及改进的思路。

两方面结合起来,一手倡导思想的涌现,一手致力于制度的改革。这是典型意义上的中国自由主义和改良主义的风景。

但问题是,无论是文化,还是制度,都是由人来建构的。如果认同这个常识,那么作为一个学者,就应该致力于本质意义和基准意义的关于人的意义的思考,而不应该总是选择一条宏大叙事的进路,去做一些制度性的批评。

知识分子正在批评的所谓制度体系,它的最大的目的导向,就是要穷尽一切手段,捍卫自身的制度。在这个意义上,知识分子讨论制度命题,只有三个选项:

其一是造反。这是一条死路,历史上这么做的人很多,有些人从短期看,竟然还成功了,但这种成功,是从一个陷阱跳入另一个陷阱,是零和游戏。

其二是深入到体制内部,推动改革。80年代的确有知识分子这么做过,现在回头来看,底裤都输掉了,为什么,因为读书人缺乏对人性论的体察,低估了体制对人的诱惑能力,同时高估了读书人的知识能力和观念能力,结果是显而易见的,所有进入体制内的读书人,最后都成了这个体制最忠实的一部分。

其三是不合作。真正走上这条道路的人极其稀少,因为从体制的设计来看,不合作意味着失去必要的生存空间。“知识分子不听话不给饭吃”,这句名言,基本堵死了知识分子不合作的道路。

所以人们看到一个有趣的现象,大量隶属于体制的知识分子,长期发出一些批评体制的声音。这构成 了中国知识分子的主要群体。我可以说出一长串我尊重的名字,比如吴敬琏、杨继绳、周其仁、孙立平、贺卫方、张维迎,等等,他们一方面身处这个体制之内,一方面不厌其烦地提出对这个体制的诸多批评。因此,他们基本上属于第二个选项,生存在体制内部,呼唤体制的改革。

知识分子的这种态势,存在着两个挥之不去的问题:

第一,人性是目的导向性的载体。由于目的导向的完全不同,体制根本不可能接受任何批评性和改革性意见,人们能够看到的所谓改革,都是制度处于困顿时期的一种权宜之计,一旦缓过劲来,立即就会回到原来的位置。在制度本身看来,这不是倒退,这是回到初心。体制内的权力拥有者,他们在任何时候都不会忘记自己的目的导向。

知识分子在这个问题上,太天真了,主要原因是高估了知识对权力的影响能力,同时对普遍的人性幽暗缺乏深度体察。

有些常识必须再次强调,制度层面的所有努力都是为了固化制度,绝不是破坏和放弃制度。在这个问题上,体制内的决策者有着惊人的本能性敏感,任何可能对制度本身构成伤害的言行,他们能够在第一时间捕捉到,并给予最彻底的阻击。因此,在这样的语境下,知识分子针对制度的改革性意见,基本上是无意义的。

第二,由于把大量的时间和精力都用在了所谓改革的批评与进言的层面上,知识分子因此丢失了真正意义上的学者本分,导致中国知识分子普遍缺乏专业的学术能力。对于一个学者而言,学术专业能力的缺失,思想成果的缺失,几乎是致命的损失。

但更为要命的是,知识分子甚至丢失了对自身生命秩序的改进能力,完全意识不到,在人性论的意义上,知识分子自身同样存在着太多挥之不去的有限性和幽暗性,这种对自身的人性论和知识论的缺失,某种意义上甚至带来他们从来没有意识到的生命的毁灭。

所以,在这个意义上,我们发现中国的知识人具有两个方面的荒诞性:

他们总是在做一种“把金环强行戴在猪鼻子上”的徒劳的工作。虽然这些年权力阶层对知识分子不屑一顾,但知识分子依然络绎不绝地把自己的锦绣文章奉献给权力。虽九死也不后悔,说自己所做的事业,乃是一种“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大事业。

这种“学得文武艺,货与帝王家”的读书人姿态,导致所有的知识分子都不是职业学者,几乎所有的读书人都像一名在野的文化官员,有些人甚至在言谈举止之间具有领袖的气象。

荒诞,太荒诞了,知识分子陷入这种悲怆而又可笑的局面,主要原因发生在观念秩序层面,也就是说,现行制度和知识分子同属一个观念秩序,这个国家从决策者到读书人,从官僚到民众,早在3000年之前,就已经集体离开了真理之路。

必须要再次重申这样的常识,一群幽暗的人,只有行走在真理的路上,才会拥有必要的纠错能力。一群幽暗的人,总是在黑暗中摸索,即使再过5000年,也只能继续生活在黑暗之中,不可能有半点纠错的可能性。

在这个意义上,知识人应该以传播真理的福音为人生使命,应该要学会作光作盐,不要作幕僚,不要作启蒙者。在这个悲惨世界,知识人的责任应该是一个稳定的三一秩序:

——传播福音,追求真理;
——更新自己的生命;
——在某个专业进路上尽可能做出专业成就。
  评论这张
 
阅读(265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