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风随着意思吹

繁星都是假象,监狱才是真的。

 
 
 

日志

 
 

出租车司机喜欢侃时局,人性论路径的一个分析框架   

2017-02-18 08:33: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出租车司机喜欢侃时局,人性论路径的一个分析框架 - 苏小和 - 风随着意思吹
 

如果你在北京这样的城市坐出租车,会发现几乎所有的司机都会主动和你侃侃时局,而眼下最大的热点,就是美国问题。记得有司机这么说,早些年,就是在小布什当总统那会儿,他和戈尔势均力敌,最后靠大法官判决,小布什才得以上位,而戈尔在法院宣布之后,随即声明自己败选。所以国内一批知识分子,尤其是一批看上去有知识的官员表示看不懂。有人私底下说,这要是在你国,估计就起兵造反了。但是美国没有发生起兵造反的事件,戈尔还文质彬彬地祝贺小布什。
 
怎样解释这样的政治叙事,中国的知识分子,包括那些在美国生活多年甚至已经拿到了美国护照的人,都认为这是制度取胜,好的制度约束了人的行为,使得人们在规则的前提下,愿赌服输。基于这样的解释,人们当然有理由认为,只要把美国的制度移植到中国,则中国的现代化文明事业,就搞定了。
 
问题是,再好的制度,也是人建立起来的。人如果不行,制度怎么长出来呢?所以,话题到了这一步,人们就开始讨论,到底是先有人,还是先有制度。莫衷一是,谁也说服不了谁。
 
这个时候,另外一种解释就具有存在的意义,比如托克维尔就认为,美国人之所以如此,在于他们的源自于基督信仰的保守主义观念,在于以基督教的教会为基础的民情秩序和乡镇精神。从历史的事实表象看,这个解释有道理。毕竟从华盛顿开始,这么一路下来,几乎所有的美国总统都是基督徒,至少每个总统宣誓的时候,手都要按照圣经。不要小看这个仪式,更不要小看牧师的祷告,这种话语的力量具有某种深入到灵魂层面的力量,没有基督信仰体验的人,不太可能理解。
 
问题在于,现在已经是一个多样性的社会,而美国又是一个宗教自由的移民国家。有相当一部分人并不是基督徒,他们没有内在的基督信仰体验,因此托克维尔式的解释框架,他们不仅不理解,更不会接受。
 
有趣的是,虽然中国社会一直以来都是一个皇权社会,一个不自由的社会,但在理解基督信仰秩序的问题上,却又和美国的多样性自由社会保持了一致。
 
如何解释中国知识分子的这种内在的分裂现象呢?问题的焦点,体现在我们如何理解宏大叙事和个体叙事的分野上面。
 
当我们这些人讨论制度的时候,我们重点在讨论一个国家的社会秩序,一个国家的走向,讨论的是作为群体的人的共同体的国家,如何为一群人来提供价值。众所周知,这是中国人的习惯性问题意识和思维方式:从孔子当年的“大道不存”,到今天中国知识分子的“中国向何处去”,中国人个个都是这种思想的套路,仿佛不这么思考,中国人就不能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
 
所以在中国,你会在一个非常偏僻的小县城里,看见一个穷书生指点江山,吃着地沟油,思考着紫禁城。当然,你也会在非常繁华的北京城,在那些臭气熏天的出租车里,听见司机们就中国的命运侃侃而谈。事实上,从局外人来看,他们此时此刻最需要的应该是去洗一个热水澡,然后美美睡上一觉。
 
这样的思维方式和观念秩序,体现为从制度到人的复杂性秩序:
 
制度( A)——人(a)。
 
这里的制度,表现为一个数学的集合(A),而人则表现为数学的元素(a)。当元素a属于集合A,体现为一个数学模型:
 
a∈A 。
 
集合是一个复杂的数学概念,有点类似于政治学意义上的宏大叙事方法。它内含着无序性:一个集合中,每个元素的地位都是相同的,元素之间是无序的。同时,集合又可以定义序关系,定义了序关系后,元素之间就可以按照序关系排序。但就集合本身的特性而言,元素之间并没有必然的序。
 
事实上,集合还存在典型的互异性:一个集合中,任何两个元素都认为是不相同的,即每个元素只能出现一次。有时需要对同一元素出现多次的情形进行刻画,可以使用多重集,其中的元素允许出现多次。这导致元素的定义被复杂化,因而也不必集合更加被人重视。
 
至于数学集合的确定性,又体现出对元素的简单化方式:给定一个集合,任给一个元素,该元素或者属于或者不属于该集合,二者必居其一,不允许有模棱两可的情况出现。
 
所以,作为一种数学宏大叙事的集合模型,深得中国传统思维方式的偏爱,人们都希望首先解决制度问题和国家问题,然后解决人的问题,这成为中国人最大的集体观念和集体意识。

好在这个世界上,并不是所有人都沿袭了这种宏大叙事的思维方式,比如我们所讨论的基督信仰秩序,就是一门完全致力于个体的人的生命问题的观念系统。基督信仰所相信的上帝,是惟一的真上帝,理所当然,基督信仰秩序下所思考的人,也是惟一的个体的人。从惟一的上帝,到惟一的个体之人,这是一个超验的逻辑。如果上帝不惟一,那么人就不会独立,人就可能是流水线上的工业品,或者是动物庄园里的群体存在。当我们说人权,我们所说的是一个个体的人的人权,而不是一群人的人权。当我们说自由,是指一个个体的人的选择自由,而不是指一群人团结起来奔向目的地,所以基督徒认为,一个人最大的自由就是穿越生与死的自由,其他的自由都是这个终极自由命题的边际效应。所以康德这样生下来第一天就受洗成为基督徒的思想家会直截了当地指出,自由就是自律,自由就是自治。
 
这样的思维方式和观念秩序,体现为从人到制度的线性影响秩序。
 
人——制度。
 
在这里,重点需要强调的观念秩序是,人既是一个集合,也是一个元素。从集合的人,到集合的制度,才构成了我们的现实秩序。问题的关键就在于,在这里,人既是一个集合(a),又是一个元素,人的集合与制度的集合( A),是一种线性的涌现秩序。作为集合和元素的综合存在的人(a)和作为制度的集合A,体现为一个数学模型:
 
[a]≥[A]。
 
这样一个超越了集合的简单数学模型。不过,在这个简单数学模型面前,那些没有基督信仰体验的人,尤其是那些从小就要立志平天下的中国人,并不能理解。有些时候,他们会觉得仅仅基于个体的思想,属于心灵鸡汤,完全没有那种“指点江山、激扬文字”式的高大上的气度,不开阔,不深刻,不远大。
 
事实上,在中国,连那些有基督信仰体验的人,也不能摆脱宏大叙事的习惯性思维方式和观念方式的影响。因为作为一个观念的容器,每个中国人第一时间所接受到的观念,就是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就是修治齐平,个体的修身是为了平天下做准备,中国人理解不了人大于或者等于制度的观念秩序:
 
所以我们有必要总结一下:个体的人,既是原因,也是结果。个体的人,既是起点,也是终点。个体的人,既是方法,也是目的。这个世界的内在秩序,是以人看待发展,而不是以发展看待人。
  评论这张
 
阅读(41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