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风随着意思吹

繁星都是假象,监狱才是真的。

 
 
 

日志

 
 

苏小和:希腊人为什么要去见耶稣?   

2016-04-14 12:26: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苏小和:希腊人为什么要去见耶稣? - 苏小和 - 风随着意思吹

 

人,每个具体的人,也就是我自己,一个灵魂的载体,真的具有赋予自身生命秩序,知识秩序和道德秩序的恰到好处的能力吗,人真的可以依靠内心的自我思辨,抵达良知吗?人真的只是经验的积淀与分析吗,人真的在没有先验启示的逻辑前提下也可以自恰的存在吗?一个具有自由精神和道德之美德的人,到底是信仰习惯的涌现秩序使然,还是自我沉思、知识学习或者伦理教化的结果?

在这些问题面前,我想到了《圣经》中有关希腊人去拜见耶稣的叙述:

现在,有几个希腊人在那些上来过节日去敬拜的人群中,他们带着一个请求,来到加利利的伯撒大人菲利普面前。

“先生”他们说,“我们渴望见到耶稣。”

菲利普去告诉安德鲁,安德鲁和菲利普轮流告诉耶稣。

耶稣回答说:“人子得荣耀的时刻,已经来临了!”[1]

立足于这样的叙事,我的问题纷至沓来。为什么上帝之子对几个希腊人前来渴望见到他,是如此的激动?这里面隐含着怎样的预言?在经过两千多年的人类文明涌现的历史秩序之后,我们回头再来看耶稣的这一惊人预言,能够发现一条清晰的文明涌现的线索。保罗把基督福音首先带到了希腊和整个欧洲,而不是朝东边出发,把福音带向亚洲。这样的历史线索,我愿意理解成,这是上帝的计划与秩序,基督福音诞生于犹太之地,然后越过地中海,在希腊,在整个欧洲全面传播,欧洲因此成为人类社会最核心的福音集大成之地,并由欧洲传递到北美洲,然后传递到整个世界。耶稣的荣耀在这样的思想史流变过程中得到全面彰显,这已经是一个不争的历史事实。

公元1200年是一个极为重要的年份,托马斯?阿奎纳(st Thomas aquinas[2]将希腊哲学与基督教神学进行了完美的思想史整合,确定了亚理斯多德在基督教思想史中的位置,使得整个西方思想史在发展到阿奎纳之后,呈现这样的思想局面:在理性主义的逻辑意义上,整个希腊哲学提出了思想史的基本问题,整个希伯来基督神学提出了基本问题的解决方案。希腊哲学是经验主义的,基督神学是唯理论启示主义的,当经验主义的希腊哲学追问与唯理论的基督神学启示交织在一起,终于催生出伟大的欧洲传统,尤其是苏格兰启蒙哲学,苏格兰保守主义和古典自由主义,以及古典经济学。面对如此磅礴的知识的涌现秩序,当我们怀想耶稣对几名希腊人渴望见到他的场景,我们不得不惊叹,上帝的预言早已说出,他的荣耀是先验预备的,也是缓慢展开的,持续涌现的秩序。希腊哲学家们是一群喜欢提出问题的孩子,而配得荣耀的主耶稣,则是为整个人类的知识秩序和文明秩序预备了答案的上帝。

说到希腊哲学对中国思想界的影响,理所当然,我们要提到顾准。顾准推崇希腊式经验主义,并以此告别理想主义,事实上这依然是实用主义的一种解释,因为这样的阐释,并不能回答希腊哲学为什么成为一个事实的形而上的原因,而这是所有哲学思考集中发力的地带。所以顾准当年的思考,是为了拿希腊哲学解决中国问题,这是典型的西体中用。今天绝大多数中国知识人都处在这个位置,看似尊重科学,其实回避了科学为什么成为可能的重大问题,属于工程师思维。如果真要深度思考,就要去试图理解形而上学的重要性。如果解决不了形而上学的内在问题,就学不会基本的科学思维方式,甚至连读懂西方哲学经典都变得十分困难。

学者罗卫东针对中国学界对斯密的《道德情操论》的理解现状说过一段重要的话,有必要在这里陈列出来:

“斯密在这本书中本质上并不是探讨美德问题,他的道德理论的核心是同情心理论,是讲人们在相互关系中彼此的一种相互换位思考的心理活动和机制,斯密试图通过这个切入口来分析近代社会形成的机理,说白了,斯密是在讨论"社会何以可能?"这个问题。所以主题不是什么高尚的情感或者美德,按照水田洋的说法,这本书实质是在讲那种把人类社会联接为一个秩序的"公序良俗"有着什么样的心理基础。它既不分析美德,也不宣扬美德,与道德情操的训诫不太沾边。这样的一部著作,译为《道德情操论》容易使不明就里的读者以为是一部道德说教的作品或者是励志的作品,从而在阅读之前就形成先入之见,影响对原著真实意义的把握。”[3] 

这到底是一种怎样的遗憾,其内在的形成理路到底是什么?需要我们沉思。在我看来,希腊哲学和中国的儒学、道家之学,包括整个百家争鸣的时代中国人所形成的思想典籍,同处人类轴心时代,在认识论展开的维度上其实属于同一个层面,区别在于,希腊哲学很快就开始思考自然科学,而中国传统典籍,更多的是思考道德哲学。但两个学派,都是一种康德意义上的“对象的直观”的思考,都缺乏理性主义和经验主义的综合判断维度上的深度开掘,都只是为后来人们的思考提供了一些基础命题。 

遗憾的是,欧洲人接续希腊哲学的传统,用基督信仰的新观念,通过一种阿奎纳式的思想史整合,终于走到了更加开阔的地方。而中国人在论语、道德经所在的地方,却一头拜倒,不肯再继续把问题推向开阔之处。如果真正熟悉思想史的流变,你会发现人类的知识系统真正形成深度的时代,不过是晚近的苏格兰启蒙哲学时代。这才是现代科学和现代文明的开始的地方。只有在这里,我们才能看得见伟大的保守主义传统,看得见缜密的古典自由主义,古典经济学,看得见人类社会的宪政思想终于出现,她们终于照亮了今天这个世界,给了我们肩负自由朝前奔走的信心和勇气。



[1] 《约翰福音》十二章,2023节。

[2]  圣托马斯?阿奎纳,12251274,中世纪经院哲学的集大成者,属于具有综合判断精神的学者。在知识论的意义上,他认为,“任何能够使人认清真理的智慧,是由上帝先行赋予的”,但同时他也认为,“人类天生有能力在没有上帝启示的帮助下,也能了解到很多知识。”因此,阿奎纳在希伯来神学、亚理斯多德哲学和经验主义等多个向度上,建构了一套综合判断的方法论。对整个西方哲学构成了巨大的影响。

[3] 《博览群书》,2005年第三期,罗卫东文章:老调重弹,研究型翻译的重要。

  评论这张
 
阅读(537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