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风随着意思吹

繁星都是假象,监狱才是真的。

 
 
 

日志

 
 

苏小和:论法的层级结构,以同性婚姻合法化为例   

2016-12-31 13:44: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苏小和:论法的层级结构,以同性婚姻合法化为例 - 苏小和 - 风随着意思吹

 

 

这个世界总是充满了莫衷一是的话题,比如在如今的台湾,同性恋婚姻也开始合法化了,这让那些坚守保守主义价值观的人们,很不适应。据说有高达2万人的游行队伍走到台北街头,抗议政府在同性恋婚姻合法化问题上的法学态度与法律条款。

 

得承认,这是一个极具争议性的话题。在一个倡导普遍人权的现代社会,如果在婚姻的意义上遮蔽甚至剥夺一个特定人群的权利,则普遍的人权意义也会受损。国家意志正是立足于这一点,推出了同性恋婚姻合法化的法律条款。

 

如何解释这种观念层面和权利层面的尖锐冲突,人们似乎找不到完美的办法。原因在于,在如何理解法的精神的命题上,人类社会并不是那么聪明,我们总是处在局部和短视的状态。

 

的确,这个世界看上去充斥着各种法律条款,即使在一个遍地都是罪恶的国度,法律制度也会理所当然地存在。秦朝自有秦朝的法律,朝鲜自有朝鲜的法律,萨达姆时代的伊拉克同样是一个法律条款鲜明的国家,而中国的户籍制度、计划生育、国有企业都是以法律的形式参与到我们每个人的生活之中。

 

如此,我们必然要追问,到底怎样的法律才是真正符合终极正义秩序的法律呢?

 

托马斯?阿奎纳曾经提出一个关于法的层级结构的分析模型,或许可以帮助我们理解身边的法律条款,让我们做出一个有效的价值判断。

 

第一层,是永恒法;

第二层,是自然法;

第三层,是人类法;

第四层,是国家法。

 

永恒法,是指上帝的法律启示给人类,这就是指摩西五经之律法书作为一个整体对人类所构成的超验法律,其中以摩西十诫为核心表述。

 

自然法,则是指高于任何政治意义的独立的法律体系,它既是法律的,又是道德的,是一个普遍的法的精神。

 

永恒法是自然法的原因和源头,自然法是永恒法的局部呈现。

 

人类法,是指基于人性的普遍的同情秩序,所形成的超越了国家边界的法律共识,比如人权宪章,海洋公约,等等。

 

国家法,是指一个国家的政府在管理这个国家的时候所制定出来的只适用于一国范围之内的法律。一般意义上,当人们说法律是恶法,就是指一国范围之内的特殊法律条款。比如美国上个世纪 60 年代之前的黑人法,禁酒法;比如赵国今天的户籍管理法,计划生育法。当中国人说“王法”这个词的时候,主要就是指朝廷或者政府制定出来的国家法。

 

人类法是国家法的必要前提,国家法如果违背了人类法,通常都是某个国家的领袖们在耍流氓。

 

阿奎纳说,这样的法律层级的结构,意味着一个重大的方法论原则,当任何一种低层级的法律条款违背了上一层级的法的精神,人们就有权利拒绝接受这样的法律,并有权利反抗,而且这样的反抗,是正义的。

 

法的精神,只有立足于这样多层级的,整全的视角来观察,才能得到真正的理解,否则任何人都有可能以法律之名,作出违反法的精神的罪恶行为。


如此,对于那些身处荒谬国度的人们,阿奎纳关于法的精神的层级描述,就不仅是一个关于思考法的精神的分析框架,也是一个具体的人如何构思自己的生活与权利的方法论。

 

比如,当我们讨论同性婚姻合法化命题的时候,我们就可以认定,同性婚姻合法化的法律条款,违背了永恒法的秩序。所有对上帝永恒秩序的违背,都会变成一个诅咒,对人类行为构成直接或者间接的惩罚。

 

这是人类社会必要的敬畏秩序,所有的保守主义人群都认可这一点。所以我们的态度是,在个人权利与生活的命题上,理解、宽容和同情同性恋现象和同性婚姻现象。但在法律的意义上,我们毫不犹豫地反对国家意志在同性婚姻合法化命题上的法律认定条款。

 

比如,当我们讨论一个年轻人在没有犯罪的情况下被警察活活打死而法律竟然认为警察的行为属于轻微犯罪所以不必起诉的时候,我们就有理由认定,这个国家的法律体系不仅违背了永恒法,而且违背了自然法和人类法。


在法的层级精神看来,人的生命权利是至高无上的,不可剥夺的。在一个人的生命权利面前,其他的价值诉求比如社会稳定,政党利益和国家意志,都无足挂齿。如果法律在这个时候选择支持政党意志和国家诉求,忽略和剥夺一个人的生命权利,则这个国家的法律制度,是典型的恶法。

 

当然,人类社会的困境在于,不是每个国家、每个人都认可永恒法的存在,相当一部分人甚至连自然法和人类法都不愿意接受。在这种情况下,如何运用阿奎纳的法律层级结构,就成为一个问题。


这是一个罗尔斯曾经研究过的“如何回到原初立场”的命题,罗尔斯给出的办法是“叠加共识”。但对于一个真正的保守主义者而言,罗尔斯的解决方案,再一次高估了人类理性能力。

 

所以,在这个命题上,我愿意尝试的方法是,“把福音传到地极”。

  评论这张
 
阅读(33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