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风随着意思吹

繁星都是假象,监狱才是真的。

 
 
 

日志

 
 

苏小和:论不可杀人,以LY为例   

2016-12-27 17:21: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苏小和:论不可杀人,以LY为例 - 苏小和 - 风随着意思吹
(1768年制作的犹太教“十诫”书卷)





“不可杀人”,出自《圣经?十诫》第六条,这是人类社会最古老、最基本的价值观,是人之所以为人的基准命题。


说起这条看似简单,看似基本,但却隐含着人类社会深刻的社会秩序和生命秩序的诫命之言,我们要展开缜密的辨析,惟有深刻的辨析,不断的追问,我们才能在生命意识的最深刻之处,建立起基本的人性观念秩序。


第一个需要辨析的问题在于,当我们说不可杀人,意味着我们既不能杀别人,也不能杀自己。人的生命是人类社会的最高目的,没有任何人有权剥夺任何人包括自己的生命。


第二个需要辨析的问题是,既然不能杀人,那么,什么是人呢?


这是一个无法绕开的问题,如果这个问题得不到深刻的分析,没有形成一个普遍的稳定的观念秩序,人们就有可能在人的意义的最基本的命题上陷入一片混沌的状态。


帕斯卡尔曾经这样表述人的意义:


“人是怎样一种怪诞的东西啊!是怎样的奇特,怎样的怪异,怎样的混乱,怎样的一个冲突的主体,怎样的奇观啊!人既是一切事物的审判官,又是地上的蠢材。既是真理的储藏所,又是不确定与错误的渊薮。既是宇宙的光荣,也是宇宙的垃圾。”


缺乏想象力的人们,面对帕斯卡尔的描述,或许更加糊涂了。


有时候我们忽然会觉得自己价值连城,有时候忽然觉得自己猪狗不如。有时候我们看到自己的家人在餐桌上饮食,在沙发上嬉戏,看见他们梦里发出甜美的微笑,觉得这才是生命的珍贵和生命的奇迹,是自己之所以努力工作的最大理由。有时候我们走出家门,看到大街上拥挤的人们,觉得他们不过像一群动物一样,急匆匆的穿过人间,他们的幸福与悲伤,他们的生存和死亡,与我们毫无关系。


而更加特殊的时候,我们可能会在心里想,为了某一个看得见的目标,比如为了钱财,为了稳定,为了国家,为了领导的一句指令,为了时代,为了正义,为了自由,甚至为了我们自身的一点小小的脾气和小小的愤怒,我们可以牺牲掉这些陌生人,他们的生命不过如此。


所以第三个问题需要辨析:


如果“不可杀人”这句古老的格言仅仅是一句轻飘飘的、挂在嘴巴上的道德教训,如果我们没有真正体会过关于生命的恐惧与颤栗,我们如何将这样的道理转换成我们生命意识深处的不可撼动的观念秩序和生命基准呢?


现实的局面如此残酷,比如x某某,他肯定知道人是不能杀人的。人们甚至注意到,x某某是自己家族的骄傲,是妻子的好丈夫,是孩子的好父亲,他起早贪黑,努力工作,为的是让一家人过上幸福的生活。为什么在明明知道一个年轻人并没有犯罪的前提下却要大打出手呢?他就不能在确保不伤害生命的前提下合理执法吗?他的生命意识的深处,他的观念秩序的里面,到底缺少了什么重要的基础,以至于让这样一个人人羡慕的重点大学的毕业生,一个妻子的有责任心的丈夫,一个母亲的孝顺的儿子,在一瞬间变成了一个杀手呢?


第四个需要提出的问题,是人与情景的关系。


曾经有这样一本书,《路西法效应:好人如何变成魔鬼》,美国心理学家菲利普?津巴多的著作。菲利普说,他一方面受到了《圣经?以赛亚书》中路西法预言的启示,开始思考人性的突变,另外一方面,他在斯坦福监狱进行了一连串缜密的人性实验,从而得出一个结论:人性在特定的情景之下,在受到蛊惑和试探的情景下,其思维方式和行为方式,会最大限度地表现出人性完全邪恶的一面,从而构成一种不可思议的堕落。


让我们回到帕斯卡尔的语言里吧。的确,帕斯卡尔面对人的不可名状的内在冲突,面对人性的伟大与不幸,面对一半是天使一半是魔鬼的人类征象,他曾经也一度困惑了。


有人曾经试图将人性的这种无所不在的内心撕裂综合起来,告诉人们这样一个观念:要把人性的伟大和人性的邪恶综合起来进行判断,一方面意识到,正是这种内在的综合的撕裂,让人性拥有其他的生物完全不能拥有的人性的张力,“人是一根会思想的芦苇”,帕斯卡尔的意思是说,人看上去如此弱不禁风,禁不起死亡的轻轻一击,但是人却会思想。正是这种思想的能力,赋予了人性无与伦比的生命价值,而这种思想的能力,就来自于人性的深处同时容纳了伟大和不幸的一种巨大的张力。


所以,我的第五个问题出现了:


既然人是会思想的芦苇,那么,人类的这种思想的张力是否先验地拥有纠错的能力,反思的能力,修身的能力?也就是说,人类是否可以通过后天的教育、知识的累积、制度的建设和内心的思辨,拥有把人性的伟大和不幸完美地协调起来的能力人性是否可以在任何语境之下都坚守住人性的基本底线?


让我们把语言表达地更加清晰一些,更加具有我们日常的问题意识一些,或者更加具有传统文化的逻辑一些。比如我们沿着儒家思想的维度去追问,人类自身真的具有“致良知”的能力吗?比如我们沿着佛教思想的维度去追问,人类自身真的可以靠苦修抵达善的最高境界吗?比如我们沿着生物学思想的维度去追问,人类自身真的不需要翅膀而是只需要提着自己的头发就可以飞行起来吗?或者我们沿着基督教的思想秩序去追问,人类真的不需要上帝的救赎,不需要“无偏差的公正的旁观者”,不需要在人的灵魂深处一种高于人类灵魂的有别于人性的伟大和人类的不幸的第三方力量来协调人性的均衡,仅仅靠自己的横冲直撞,就可以作光作盐,就可以乐善好施,就可以菩萨低眉,就可以像天使一样生活在如此沉沦的大地之上吗?


答案是否定的,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人能够经得起罪恶的诱惑与试探,每个人都拥有在一瞬间从天使变成魔鬼的潜质。


我想说的重点在于,如果一名警察从来没有展开这样的观念思辨,如果一种完全不受制约的制度语境,一种完全没有监督的权力出现在他的面前,那么一个撕裂性的人性局面就会出现在我们面前:在家里,他是天使;在外面,他是魔鬼(事实上很多人都是这样)。非常不幸的是,当他的双手攥着警察的公权力走在北京昌平区某一条热闹的大街上,当他看见一个年轻人急匆匆地走过来,他在一瞬间变成了一个杀手了。


所以,在这个意义上,我愿意说,在我们的这个时代,每个人都是ly,每个人都是杀死ly的凶手。没有人是例外的,连一个人也没有。

  评论这张
 
阅读(217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