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风随着意思吹

繁星都是假象,监狱才是真的。

 
 
 

日志

 
 

苏小和:形而上的副歌   

2015-10-02 18:40:3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苏小和:形而上的副歌 - 苏小和 - 风随着意思吹
 

死而复生,谓之苏——《小尔雅》

1、葬于树

起初,也就是出生的头一天
他走出家门,去寻找上好木材
那时,太阳挂在东边,雨水落在西边
苏高喊,为了死亡,为了必然来临的死亡。

他先是遇见一棵柳树,几棵柳树
柳树们患上了麻风病,歪歪斜斜站在村口
抚摸。又抚摸。苏摸到疙疙瘩瘩的伤痕
树神[1]在远方摇头,“柳树只开花,不结籽
不适合盖房子,不适合做棺材
你需要找到比人更干净的树。”

一个人,走到花椒树的面前。
这是很香的树,三月结细小的果子,
九月风干,十二月入柜,据说能够保存十年
苏盘腿坐在树下,等候花椒树长大
六十年过去了,人有了皱纹,
花椒树像干瘦的孩子,趴在地上
八十岁这年,他终于发现,
这是一棵只长果子、不长木头的树。

去远方寻找楠木吧。
早上,苏翻开家谱,看到了这句话
“楠木直且硬,木色红润,人睡在其中,死了也像活人。”
到中午的时候,树神又走过来了
她说,“不要忧虑,关于楠木,人只需等待,
大概需要两百年时间,楠木才能长成大人,
如果你活得足够长,总有一天会得到它。”

形而上的副歌第一号

如果我有幸走进夜晚
如果夜晚很黑,很深刻
我就会看见一片洼地
看见高高的石榴树中间
他骑着红色的马[2]
向着更高的天空,跑过去。

而更多的马,五颜六色的马
我是说黄色的马、白色的马、黑色的马
紫色和橙色的马、灰色的马、酒红色的马
像流星们纷纷滑过夜空
像孩子们放学后涌出校门
朝着拥挤的人间,跑过来。

2、葬于棉花[3]

七月的第四天,棉花张开嘴巴,
风吹过来,吃掉了她的声音。
许多年以后,苏在日记里写道:
“棉花是花吗”?我看见棉花的果实裂开,
一朵朵物质堆积起来,像一朵朵小型的云。

“棉花不是花吗”?我明明看见
她是乳白色的,粉红色的。
也看见棉花们在初夏的阳光里
枯萎。留下小小的绿色蒴果
妈妈说,这是棉铃。

到八月,妈妈在田野里捡棉花
苏坐在屋檐下,想念死。
为什么花朵可以做成衣服,我为什么坐在这里。
妈妈说,雨季就要来了,日头已经西斜
要赶紧把棉花们捡回来,不然就烂了。

苏想起来了,一九七二年的妈妈
腰间开满棉花,指尖上,头发丝上
也开满棉花。那时,苏对着时间高喊
当棉花是一朵花的时候,我活着
当棉花变成柔软的布,我已经死了。 

形而上的副歌第二号

只要看着天边
他就会出现。
我的良人,在远方一闪
接着站在我的面前[4]。

我掏出身体和面包
他掏出词语和爱情。
我说,来吧,让我们交换
他说,如果你要,我都给你。 

我的良人,披着黑色的头巾
他肩上的水瓶,水瓶里的风浪
让我很不适应。 

我曾经无数次想像过他
他来了,有时候是我的刽子手
有时候是我的情人。

3、葬于晒谷场[5]

枪声响过之后,苏来到天空
这时候,他看见晒谷场很小,村庄也很小
比村庄更小的,是整个世界
他们躲进苏的眼睛里。

枪声继续响,像少年时代的鞭炮。
苏看见枪声钻进左边的耳朵
又从右边的耳朵里跑出来
他的脸,他的头发,一下子没有了。

“稻米也来到天空了吗?”
“那个深刻的水田,可以埋葬我的身体吗”
他想念晒谷场的主人,那个用肋骨做成的女人
想念东边的大坑,十米见方,深不见底。

父亲在高处大喊,到我这里来
但是枪声还在响,苏听不见。
他朝下看,看见晒谷场扬起灰尘,
朝上看,看见天使在招手。

形而上的副歌第三号

一本书在飞翔,很多本书在飞翔[6]
她们有宽阔的翅膀,叽叽喳喳的叹息
是线装的书,十尺长,二十尺宽
远看身体很小,近看阴影正浓
在午后,覆盖我的性命,我的家乡。

开始,我以为她们像燕子擦拭春天
后来才知道,是众多的乌鸦飞过田野
开始,我以为书卷上写满了知识
后来才发现,句子和句子之间全是诅咒
开始,我以为是白云占领了天空
后来才看见,魔鬼正在舒展他的长袖。

那些偷窃的人们有祸了
那些杀孩子的人们有祸了
开始,我以为书卷一定要飞进卧室
后来才知道,她们变成了人类的子弹。

4、葬于山坡

苏年过六十,决定死去,他在纸上写自己的埋葬方案。
第一件大事,是选择好出殡路线。通向墓地的路,应该一马平川。我要快快地去,快快地回,
找个年轻人引路,他的身体要好,边走,边撒很多纸钱。
还要找很多孩子,举着气球,人们都到齐了,让他们哄抢。
我在暗中察看,谁抢到的气球多,我就祝福谁,
至于我的孙子,要让他坐在棺材上,别人都在哭,但他必须要笑,
他笑得有多么开心,我的死就有多么美好。

墓地是我自己选择的,在朝南山坡上[7]。
多年以前,算命先生讨论过这个问题:
“依山傍水,屈曲蜿蜒,明堂开阔,上风上水,后有靠,前有照”,
所谓后有靠,是指小山连着大山。所谓前有照,是指大地开阔,河水平静。
右手边上的山要低矮,左手边上的山要高迈,
风从高处向低处吹,穿过身体,
而我已经死了,再也不关心雷声,或者闪电。

用上好的土埋葬我。
颗粒要细,不要含着石头。要一锹一锹盖在我的身上,
方向很重要。要带上罗盘,打桩,牵线,方方正正的,不可倾斜,
头朝南,脚朝北。我的儿子,你要单腿跪地,高举锄头,连续挖出三坯黄土。
一锄在墓头,二锄在墓中,三锄在墓尾,
等坟墓高过山坡,你要再次高举锄头,向远处的山沟扔过去,
你将不能看见,铁做的锄头,在山沟里腐烂,它死亡的速度,比我慢多了。 

形而上的副歌第四号

我捡到了一把木尺子
她有明媚的嘴唇,和无限延伸的手臂
我要用她来丈量天空,天空之外的天空[8]。

大地实在是太小了,我说的是眼睛里的大地
我的木尺子刚刚展开,家乡就消失了
还有森林和沙漠,草原与海洋,都消失了。

所以我打算用这把木尺子丈量灵魂
我的灵魂藏在看不见的地方
她有无限延伸的手臂,和明媚的嘴唇。

当我开始在灵魂里奔跑
我惊讶地发现,我真是大啊
这把捡到的木尺子,竟然不够用。

5、葬于火[9]

多年以来,苏一直往火里扔木柴。
这是永远燃烧的火,掐指一算,已经燃烧了七十五年,
“是的,火从来没有熄灭过”。傍晚,苏对自己说,“如果火死了,我也就死了”。
需要更多的干草。有时是稻穗,有时是麦秸,有时是刚刚死去的油菜,
最贫穷的时候,苏甚至砍掉自己的头发,
他听见头发一边燃烧,一边炸响。气味散开之后,他说,如尸肉腐烂。
必须让火持续燃烧,这是活着的意义。他坚信,只要火在,身体就在,
会有这么一天,苏想,身体死了,火还在燃烧,
那时,火会主动走过来,烧毁他的身体。
一切消失了,火已燃尽,留下灰尘,
苏看了很久,他分不清,哪些是木柴和干草,哪些是头发和身体。
除夕之夜,苏对自己说,这个问题,已经不重要了
大火还在燃烧,如同身体还在站立,身体喂养大火,大火埋葬身体,
这已经变成苏氏家族的传统。


形而上的副歌第五号

所有的火,抱在一起[10]
远看是一颗星球
近看,是一堆尸体。

有个人的故事记在下面
正午过后,他从火中站立
自己对自己说,再见吧,死亡。 

他抖落掉身上的火焰,穿上破旧的衣服
他的肉体有词汇,火焰里有钻石
他说他听到了特别的命令。

有个声音对他说
起来吧,离开
他站起来,真的离开了。

苏小和:形而上的副歌 - 苏小和 - 风随着意思吹
 

6、葬于水

苏打算把自己埋在水里。去问河神,
河神递过来一本水做成的书,上面写着三种死法[11]。

第一,学会把最后的身体放在死亡船上
说是船,其实由二十根细木条组成,有时叫木筏
要有想象力,想象这条船,随着河水流,船到哪里,身体就到哪里。

第二,预测自己的死亡时间,留下最后一口气
当一个人终于摸到河水,他的力量已经耗尽,他的呼吸已经停止
然而他是清醒的,他将做完最后一个动作,将身体轻轻放倒河水里
冬天到了,树叶会掉下来。有片叫苏的树叶,安静掉在河水里。

第三,找到上好的风
添一些火,人和风裹在一起,风助火势,人慢慢变成灰
这是南方,两条河流交叉的地方,巫师、道士或僧人,在水边坐定
他们的嘴巴叽叽喳喳,十个手指数来数去
几个人同时高喊,就是这里,我们的朋友,走吧。

形而上的副歌第六号

我要把好消息带给远方的妇人
她坐在半空之中,一只陈旧的水罐里[12]。
我捧着天使的语言,向她走过去
“这是给你的礼物,是你所喜欢的”。

隔着很远,她听见我的响声
如同我看见她的颜色
白天她是蓝色的,夜晚她是红色的
我朝前走一步,她就朝后退一步。

这是游戏吗?
这是苦难吗?
我永远不能拥抱你吗?
当我这样问她,她也这样问我。

7、葬于琴[13]

从山中取回楠竹,锯短,抠掉关节
找来动物的皮,牛皮,蛇皮,或者猪皮
这是苏的工作,怀抱琴筒,闭目吟唱
左手捏简板,右手拈竹签,剩下的手指

敲打鼓面。敲打复敲打。叫喊复叫喊
去乞讨吧。带着竹筒、布袋,和会唱歌的神。
求一件旧长衫,两块打年糕,三碗米饭
赶上一场别人的婚礼,或者葬礼。

形而上的副歌第七号

每座森林的头顶,都有一盏灯[14]
不是月亮,不是太阳和星辰,是具体的灯
树看不见他,藤蔓或者苔藓也看不见他
就在森林的上空,在每片叶子迷路的地方
一盏灯站在这里,成了每棵树的命运。

每种命运的上面,都有一盏灯
不是流水,不是风和孩童,是做光做盐的神
蚂蚁看不见他,正在钻出地面的根也看不见他
就在草坪的上空,在北风吹弯山脉的时候
一盏灯在说话,他看见了泥土的灵魂。

每个灵魂的高处,都有一盏灯
不是肉做成的,也不是水,是一串词语
汗水看不见他,眼泪和笑声看不见他
这灯是金子做的,在开始或者结束的地方
每个人都知道,他们是有灯光作伴的人。

8、葬于父亲

死去之前,苏对儿子说,“我看见了,你是文曲星[15]”
说完这句话,他哭了。
儿子正在给父亲穿裹尸布
苏有些着急,不过他已经死了,再不能用嘴唇说话
他的灵魂在棺材上空,盘旋再盘旋,不忍离开。

隔了很多年,儿子才想起父亲的遗言
是说我百事顺利吗?还是父亲睡在一篇文章里?
看来父亲并不想死,所以他说,“我看见了,你是文曲星”。

这是黄昏,南方小镇的窗口
一张脸庞浮现在玻璃上面,像腊红色的剪纸。
 “去写作吧”,二十岁为女人写诗,三十岁为妻子写钱
四十岁为母亲写粗布围裙,五十岁开始,应该为父亲写文章了
就这样写下去,到七十岁为止。

形而上的副歌第八号

举目观看,山脉像随手画出的线条
四辆马车在两山之间,构思风暴[16]。
一匹红色的马在跳跃,一匹黑色的马在跳跃
一匹白色的马在跳跃,一匹长着斑点的马也在跳跃。

四辆马车在天空走来走去
他们拉着世界,世界在一节车厢里。
遍地的居民有福了,西方的人看见了智慧
东方和南方的人找到了爱情,北方的人得了安慰。

2015.9

[1] 南方水边的某个村庄,传说一棵树活得太久,就成了鬼的乐园。如果继续活下去,一棵树就成了神。
[2] 《圣经·撒迦利亚书》1.8:“我夜间观看,看见有一个人骑着红马,站在低洼地上的石榴树中间,在他后面还有些红色、栗色和白色的马”。
[3] 南方水边的某个村庄,传说人死了以后,埋在棉花地里,人会很洁净,很温暖。
[4] 《圣经·撒迦利亚书》1.11:“那些骑马的对站在番石榴树耶和华的使者说,我们已在遍地走来走去,见全地都已安息平静”。
[5] 南方水边的某个村庄,传说人死了,要把尸体摆在晒谷场上,连续三天三夜。
[6] 《圣经·撒迦利亚书》5.2.“他问我说,你看见了什么,我回答说,我看见一个飞行的书卷,长二十肘,宽十肘”。
[7]  南方水边的某个村庄,传说人们从出生的那天开始,就在朝南的山坡上为自己选好了墓地。
[8] 《圣经·撒迦利亚书》2.1—2:“我又举目观看,见一人手拿准绳,我说,你往哪里去?他对我说,要去量耶路撒冷,看有多宽,多长”。
[9]  南方水边的某个村庄,传说人死后一定要把死者穿过的衣服全部烧毁。如果衣服还活着,说明人还没有死,他的灵魂会经常回来打扰活着的人们。
[10] 《圣经·撒迦利亚书》3—2:“耶和华对撒旦说,撒旦哪,耶和华责备你,就是拣选耶路撒冷的耶和华责备你,这不是从火中抽出来的一根柴吗”。
[11]  南方水边的某个村庄,人死后,尸体直接扔到河水里,人们相信,总有一天,死去的人会顺着河水回来。
[12] 《圣经·撒迦利亚书》5—9:“我又举目观看,见有两个妇人出来,在她们的翅膀中有风,飞得甚快,翅膀如同鹳鸟的翅膀,她们将量器抬起来,悬在天地之间”。
[13]  又名道琴,南方水边的某个村庄,人们用来乞讨的一件乐器。人死之后,乞丐会远远赶过来,唱歌跳舞。
[14] 《圣经·撒迦利亚书》4.2.“他问我说,你看见了什么,我说,我看见了一个纯金的灯台,顶上有灯盏,灯台上有七盏灯,每盏灯上有七个管子”。
[15]  南方水边的某个村庄,传说中主管文运的星宿,叫文曲星,他会写锦绣文章,也会做官。
[16] 《圣经·撒迦利亚书》6.1—2.“我又举目观看,见有四辆马车从两山中间出来,那山是铜山。第一辆车套着红马,第二辆车套着黑马,第三辆车套着白马,第四辆车套着有斑点的壮马”。
  评论这张
 
阅读(456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