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风随着意思吹

繁星都是假象,监狱才是真的。

 
 
 

日志

 
 

从斯密“无偏的旁观者”到唐君毅的“念念反观”   

2015-06-26 11:28:1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斯密“无偏的旁观者”到唐君毅的“念念反观” - 苏小和 - 风随着意思吹从斯密“无偏的旁观者”到唐君毅的“念念反观” - 苏小和 - 风随着意思吹

 

 

苏小和  文


从斯密“无偏的旁观者”到唐君毅的“念念反观”,中间当然要经过伟大的康德,但还有另外一位当代哲学家的名字需要提及,他就是samuel fleischacker。

在阅读汪丁丁先生《政治经济学讲义》时,我看到了这个名字,samuel fleischacker美国伊利诺伊大学芝加哥分校的哲学教授,看到了他的一本道德哲学著作,《A third concept of liberty:judgment and freedom in kant and adam smith》,中文翻译为《第三种自由:康德与亚当斯密的判断与自由》。汪先生的意思是,这部作品的思想史价值在于,撒缪尔考证了亚当斯密的道德哲学对康德的道德思考构成了重要影响,而这样的影响在道德哲学的思想史流变过程中,一直被学术界所忽略。

检索samuel fleischacker 的著作条目,会比较清楚地看清楚他的研究领域。

The Ethics of Culture (Cornell, 1994),《文化的伦理学》

A Third Concept of Liberty: Judgment and Freedom in Kant and Adam Smith (Princeton, 1999)《第三种自由:康德与亚当斯密的判断与自由》

On Adam Smith's Wealth of Nations: A Philosophical Companion (Princeton, 2003)《论亚当斯密的国富论:一个哲学的伙伴》

A Short History of Distributive Justice (Harvard, 2004)《关于分配公正的简短历史》

Divine Teaching and the Way of the World (Oxford, 2011)《神圣的教义与世界的方式》

the forthcoming What Is Enlightenment?  The Legacy of a Kantian Question (Routledge, 2012)《即将到来的启蒙问题是什么?康德的一个遗留问题》

具体到撒缪尔教授对斯密和康德的第三种自由理念的辨析,我们或许可以简而言之:斯密对人类道德的建构,取决于每个人基于公正无偏的旁观者的思维方式,在苏格兰启蒙哲学层面看,斯密的旁观者意义,在传统的意义上,就是基督信仰秩序下的上帝意义。而康德在建构他的道德秩序时,在他的《道德的形而上学奠基》一书中,正是沿用了斯密的这个思想传统,直接提出人类必须建构有上帝参与的内心生活,人类的道德秩序才会成为可能。如果一名学者愿意以基督信仰秩序为分析起点,那么就会意识到,撒缪尔的这种整合苏格兰启蒙哲学思想传统和康德哲学思想传统的努力,可能具有超乎想象的意义,从苏格兰启蒙常识学派到康德先验哲学传统,事实上已经形成了人类道德秩序的先验范式。可惜很多道德思想家,比如古老的孔子和现代的罗尔斯,都试图立足于一种过程的改进秩序建构道德正义哲学,有意或者无意地疏漏了道德秩序的先验前提。

由此,我们关注撒缪尔教授的学术分析,关注从斯密到康德的关于自由与道德的思想史理路,就意味着一种学术的可能,即我们可以将斯密和康德的先验道德哲学与中国儒家的改进道德哲学整合起来进行学术思考,并试图把中国的道德哲学分析拉进一个新的场域。

现代思想史上,有一批中国学者曾经试图将斯密、康德的道德哲学传统整合到中国儒家哲学传统的思想流变之中,以期形成一种关于中国传统道德哲学的新阐释。这类似于撒缪尔教授问题的中国式运用。在某种意义上,著名的新儒家学派,或多或少具有这方面的学术征象。

思想史意义上的新儒家概念,源自1958年元旦的一篇宣言:大名鼎鼎的牟宗三、唐君毅、张君劢、徐复观,加上在美国哈佛大学师从阿尔弗雷德·怀特海的中国学生谢幼伟,分别从香港、台湾和美国联合发表《为中国文化敬告世界人士宣言》,宣言以中英文形式同时发布,中文版由前四位学者署名,而英文版则在四位学者后面,加上了谢幼伟,成为五人宣言。后来的林毓生说,新儒家阵营,或许最有思想的人,是唐君毅。林先生的评价不无道理。唐君毅身处中国社会最混乱的年代,深感中国人的道德秩序,无论是沿袭孔子之路,还是借用康德范式,都有一种无法释怀的无力感,因此,他选择了一种类似于自话自说,或者自言自语的思想方式,写出了著名的《道德自我之建立》一书,既继承了中国学术的情感学派传统,同时又带进非常深厚的康德式道德思想体系,被学界认为是少数几个真正实现了中西思想融合的重要文献。 

对于一个比较熟悉康德道德秩序的读者而言,唐君毅先生的道德个人建构并不复杂,他充分借用了康德的自由意志秩序,即相信一个人拥有选择善或者选择恶的绝对自由精神,因此,唐先生提出了一种被称为念念反观的方法论,熟悉佛学思想的人应该知道,念念反观应该是一种佛学修为之法,而这种修佛之学,在方法论上与儒学之修身有某种近似性。而唐君毅先生虽然对康德的自由意志秩序有强烈认同,但他或许是不了解或许是有意忽略掉了康德的另外两大思考基准:上帝存在与灵魂不死。这是典型的基督新教思想秩序,唐君毅仅仅靠着他的理性认知,显然无法进入康德所依靠的思想传统,因而只能放弃康德思想背后的基督传统,用儒学和佛学的传统取而代之。这构成了唐君毅先生全部的思想基准。

细读唐君毅先生所建构的道德生活秩序,是非常有意思的一件事情,他和康德一样,首先必须要建立起道德生活的基础。康德的基础是先验道德,即主观存在的上帝启示给人的道德准则。康德的重点是,一个人必须相信上帝,必须相信上帝所启示的道德准则无处不在,这构成了一个人的有上帝信仰的心灵基础。而唐君毅先生的基础是,一个人能够自己支配自己。即人是道德的原因,也是道德的目的,人是道德的方法,也是道德的结果。为了缜密说明什么是自己支配自己的原初条件,唐先生引入了五个方面的基础建构:第一,一个人必须首先认识到这样的道理,支配自己是比支配世界更伟大的工作。第二是要求一个人必须认识到自己对自己负有绝对责任。第三,一个人必须相信他自己拥有绝对的自由。第四,一个人虽然可能处在某种不自由的状态,但他必须相信他自己拥有恢复自由的能力,即自由地恢复你的自由,自由地创造你的自由。第五,一个人要认识到,他的性格,心理结构,习惯和知识结构,对于他的心灵本身而言,并不存在必然的关系。

如果沿用康德的道德秩序建构和康德思想背后的基督信仰传统,人们对唐君毅先生的这五个道德基础条件的辨析,就会让人坐立不安。每一种都是在人的范围之内界定,即他相信人本身构成一个先验的道德载体,因此人所需要做的是人自身的道德自修。相比之下,无论是康德的有上帝参与的先验道德秩序,还是斯密所建立的高于人类理性的无偏差的旁观者,在逻辑意义上都将道德建设建立在高于人的先验秩序基础上。当我们说出支配自己和支配世界的命题,一个生活在基督信仰传统精神之下的人,可能马上产生一种绝对的无知感和无力感,即他首先可能会承认,在终极的意义上,一个人既不可能真正支配自己,也不可能真正支配世界。如果一个人能够在信仰的传统层面接受这样的无力与无知秩序,那么他就不太可能相信一个人拥有绝对的自由,只能相信一个人在他的生命过程中,拥有对自由的某种改进能力与改进过程。由此可见,唐君毅先生的五重道德基础建构,只有第二种和第五种符合对人性的一般认识,即一个人必须对自己承担绝对责任,也必须意识到,如果方法论足够正确,比如引入信仰的秩序,就像斯密引入公正无偏的旁观者,康德引入先验道德精神,即人类必须依靠上帝的参与,才可能建构人类的道德秩序,那么,人的心灵秩序也可以得到一定程度的改进与更新。

这正是康德的道德哲学和唐君毅先生的道德哲学之间最大的差别,即哲学家是否建立起一种先验性的关于人的无力感和无知感。康德有,而唐君毅无,正是因为有着这样的区别,我们可以谨慎的得出结论,唐君毅先生的念念反观,把人本身当做道德秩序的基准,事实上回避和模糊了人的道德基准。由此,斯密和康德道德秩序之下的传统,靠着基督信仰的自发秩序得以建立,而唐君毅思想分析维度下的道德传统,靠着人的本体的内心修为建立,最终必然因为放大人的理性力量。因为对人性幽暗性的无知,因为对人的不确定性的无知,导致人的道德秩序走向混沌和绝望。 

这也是康德的思想体系之一,当本体论不能转换为认识论,作为思想的本体,最终就会被本体所遮蔽,从而阻碍了知识的涌现。这样的结果,与其说是唐君毅先生思考的悲剧,不如说成是一种传统的思想对当下道德的影响,这构成了我们此时此刻的道德生活与道德命运。 

不过,当我把问题意识带到基督信仰的层面,事实上把问题引向了超验之域。对于一个没有基督信仰内心体验的人而言,或者说对于一个完全不相信基督精神的中国人而言,我这样的问题指向与分析路径,事实上只能影响到我自己,或者影响到一批对基督精神有某种内在体验的人群。而常识告诉我,任何信仰秩序都是私人秩序,我不可能通过一种理性的阐释或者公共的行为,要求其他人理解和接受我的信仰方式。在这个意义上,可能我的这些缤纷的阐释与分析,也是另外一种唐君毅式的“自话自说”了。事实上汪丁丁先生在谈起唐君毅的“念念反观”的时候,也是这么说的,“我不能胡乱评论,因为我没有这方面的实践体会”。

(题图为唐君毅先生、汪丁丁先生)


  评论这张
 
阅读(79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