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风随着意思吹

繁星都是假象,监狱才是真的。

 
 
 

日志

 
 

把艺术还给艺术   

2012-08-24 10:16: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一阵,100名文学艺术名人手抄“延安文艺座谈会讲话”,被网络放大成更加著名的文化事件。纵观全局,其所引发的社会反响,值得玩味。一方面,主办方当然是踌躇满志,伟岸的主流叙事,以及更加伟岸的主流价值观,给人一副真理在握的印象。另一方面,则是一部分读者尖锐的批评,普遍的失望,以及某种更加私人化的荒诞感。有趣的是,这100位名人,有的沉默,有的辩解,有的则释放出一点点无奈,并没有一个人勇敢地站出来,彰显自己不可置疑的文学艺术观念。
        有些历史需要在这里提起。以湖南为例,可以肯定地说,丁玲是沿着延安文艺座谈会讲话精神走得最为彻底的小说家,但多年以后,读者对她的《太阳照在桑干河上》并不看好,历史似乎快要忘记这部著作,人们反而愿意再读一遍她早期的《莎菲女士的日记》。沈从文显然没有认真学习过“讲话”,可是他写下的《边城》,他的那些弥漫着湘西地理气息的美好文字,似乎时间越久,沈从文的经典意义越醒目。还有湖南人周立波,他的《暴风骤雨》,典型的按照延安文艺座谈会讲话精神写下的大部头著作,时间作证,读者作证,不知道如今还有几个人愿意把这部厚厚的小说看成伟大的作品。
        我想人们必须明白一个常识:任何一种文学艺术,都属于一个人内心的构建。这意味着,艺术仅仅属于个体,任何群体叙事的所谓艺术,都可能是伪艺术;艺术属于内心,任何人通过外在的形式,通过一种统一的、非个人化的美学原则构建出来的艺术,同样也是伪艺术。曹雪芹只是他一个人的曹雪芹,不可能有人替代他思考,事实上只要有人干涉曹雪芹的思考,他注定写不出《红楼梦》,至于巴赫、莫扎特、门德尔松、但丁、歌德、托尔斯泰、陀思妥耶夫斯基,之所以群星璀璨,原因在于他们普遍立足于人类内心建设的更加宽阔的独立秩序。
        一个真正的艺术家,必须坚守这两个终极原则,绝对的私人性,绝对的内在性。可以肯定地说,人类的艺术成就,都是遵从这两个原则的结果。因为这样的原则,在终极意义上,捍卫了每个人的个体价值,捍卫了作为艺术家的每个人的独立性。
        让艺术与群体性的意识形态分开,或者说让艺术与政府性的管理力量分开,这就是我们必须说出的观点。遗憾的是,日常生活中,坚守这样的原则,却是一件非常艰难的事情。人们总是能够容易看到,几乎所有的政府都设立国家艺术基金,成立由政府主管的文化艺术部门,而绝大多数的艺术家都努力让自己向政府的管理范围靠拢,似乎没有政府的收编,就不是艺术家。比如美国人1965年就成立了国家艺术基金会,对博物馆、交响乐团和有接触天赋的艺术家提供资金支持,目的当然是保护美国文化遗产,引领艺术繁荣。比如2008年,美国政府给“公共广播公司”“国家公共广播电台”仍然提供了41500美元的财政预算,目的是向海外传播美国的价值观。这样的局面,一直遭到诸多独立观察家的严肃批评,他们强烈要求艺术和文化的绝对独立性,要用市场的办法来解决艺术家的资金问题。
        这样的批评如果放在中国的语境下,显得有点吹毛求疵。要知道在美国每年的艺术支出总预算中,联邦政府的预算资金只占到很小的比例。2007年民间社会对艺术的捐款达到137亿美元,而国家艺术基金会的预算,仅为1%。相比之下,中国几乎所有的艺术机构,都隶属于政府,几乎所有知名的艺术家,都获得了政府认可的行政级别。相应的,每年政府用于艺术的财政预算,显然是一个惊人的数据,来自市场和民间的艺术基金太少了,这样做的结果,第一是艺术家的绝对不独立,艺术水准因此大面积下降,甚至枯萎,第二则是艺术市场的低迷,艺术成为少数官僚阶层的贵族消费。
        经济学维度上,这样的艺术格局,是反市场的。当艺术成为官僚和富人的消费品,而艺术经费却又来自政府财政,这其实意味着穷人是在艺术领域为大量的官僚和富人提供补贴。事实就是这样,穷人很少涉足艺术欣赏,作为纳税人,他们不会同意政府的财政预算流向少数精英阶层的所谓艺术领域。因此,必须把艺术推向市场,让艺术独立地在市场里寻找资金,而不是等着政府喂养。
        从艺术家的角度看,当政府充当了艺术经费的主要提供方,一定带来艺术家的普遍的腐败。他们很快就会成为政府的寄生虫,不仅主动为政府御用,而且很快失去艺术的想象力。如果一个艺术家需要政府的财政支持,那就不是艺术家,政府财政填饱了艺术家的肚皮,艺术家必然娇生惯养,变得涣散,懒惰,甚至变成由政府喂养的一群仅仅会叫唤的狗。
        如果任凭事情发展到这一步,艺术的全面政府化,全面的政治化,就是一个必然的结果。“谁出钱谁做主”,这个看得见的世界,就是这样。任何一个大政府主义的国家,几乎看不到真正的独立的艺术作品和艺术家,只能看到根据政府意志粗制滥造出来的所谓宣传品。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政府或者政治越过边界,野蛮闯进艺术家的内心生活的结果。因此,所谓独立的理由,首先来自政府对每个艺术家的内心生活的尊重,如果没有这样的尊重,每个人的独立将无所凭依,没有人留下有价值的文学艺术作品,一个时代将会是一种苍白甚至是空白的形象,历史将忽略我们,人类将因此失去更加宝贵的想象力。

  评论这张
 
阅读(475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