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风随着意思吹

繁星都是假象,监狱才是真的。

 
 
 

日志

 
 

幸亏我们还有1978年  

2011-05-19 05:49:3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最近200年的的经济史叙事,让丁学良先生感叹。他说这看上去“具有讽刺意义”,在近200年的历史变迁中,民间资本主义获得相对发展的时期,恰恰是中国的中央政府相对薄弱乃至于破碎的两个时期。一旦政府权力回复重建,可以逐渐发挥强有力的社会管制功能,它就必然越过公共管理的边界,把大手伸到私人企业的头上,收缩民间资本主义发展的空间,扩展国有企业的行业垄断力量,做大官僚资本主义或者是权贵资本主义、国家资本主义的地盘。当这样的逻辑发展到1950年代至1970年代,这个中国现代史上最强有力的政权,终于让民间资本主义的力量彻底绝迹了。

好在我们还有1978年。

周其仁教授对邓小平时代的经济轨迹有一个聪明的分析,他认为邓找到了中国特色的产权界定方法,把企业家重新请回到经济生活中,以及重新认识那只看不见的手。事实上这就是一部政府与市场的分工历史。从1978年开始,政府管制能力开始大面积退出,让农民和企业家自主经营,这本质上就是对古典经济学分工理论的确认。至于邓小平之后发生的一些重大经济事件,包括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对国有企业的抓大放小,都可以沿着分工的命题予以分析和阐释。[1]

从经验的层面看,应该说中国人在过去30年的发展中,基本上找到了市场经济的方法,只是在节奏上采取了一种更加保守的渐进式思维模式。但问题在于,2008年来了,这一年的秋天,全球金融危机骤起,中国政府开始采取一种更加凶猛的政府主导经济的政策,所谓主导,事实上就是控制,就是做大国有企业,消减私人企业的市场容量。今天的中国,任何一个观察者都能看到,在诸多关键的产业上,政府之手都是牢牢在握。不要说银行金融系统,土地资源系统、能源系统、铁路运输系统、公路运输系统、教育产业系统等这些本来就不打算放开的核心资源,就连看上去已经有限市场化的新经济信息产业、文化传媒业,甚至包括房地产业,都被政府之手超级垄断。大量的超发货币流入这些国有企业,再一次推高了国有企业的垄断能力。这已然形成了一种思维定势,一种经济的惯性:正是有这些战略制高点的政府控制,中央一级的大型国有企业才可能越做越大,以至于在很短的时间之内,中国的几大金融类国有企业,竟然登上了全球500强企业的头几名。

此情此景,具有权威性的“传统基金会华尔街日报经济自由度”国际比较指标提供了一组有意思的数据,2010年度中国内地经济自由度是51%,在全球183个经济体中位列第140名,综合自由度大致与俄罗斯50.3%、越南49.8%、老挝51.1%、孟加拉51.1%、阿根廷51.2相当,显著低于中国台湾70.4%、韩国69.9%、日本72.2%、中国香港89.7%[2]。这正是中国企业现代历史上第三次醒目的国进民退浪潮。历史会再次重演吗?历史推进到今天,如果我们依然无视晚清政府1883年金融危机之后官商结合的发展悲剧,如果我们依然无视民国时代“国家资源委员会”的政策悲剧,那么我们要么是对历史的无知,要么是对未来的狂妄。如果所谓的“中国模式”就是威权体制和社会管制背景下的国有企业扩张、私人企业退缩,就是政府对市场实现一种越来越严厉的限制,那么这样的发展方式,不仅在经济学分工理论上无法找到依据,在经济史和企业史的发展脉络里,也永远找不到成功的案例。

 

 

 



[1] 《中国做对了什么》,周其仁著作,北京大学出版社 20103

[2] 引自丁学良《“中国模式”辩论》,P55

  评论这张
 
阅读(33606)| 评论(30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