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风随着意思吹

繁星都是假象,监狱才是真的。

 
 
 

日志

 
 

我的文章里有福音  

2010-08-09 10:11: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第一个问题很可能你多次提到过的:为什么选择做财经作家?你曾做了个“低俗”的回答,因为“因为财经离钱最近”。能否作一些更为深入的解答?比如结合你的个人趣味、专业。

其实选择做一名财经作家,对于我个人而言,当时应该有两个基本的考虑。第一,从一个所谓的诗人,或者所谓的文学青年的凌空虚蹈,百无一用,转型为一个有着清晰工具理性,清晰实用理性的经济人。这是我当时的真实想法。我想,很多人文气质过重的人们,很有可能是缺少工具训练的,是一直想提着自己的头发上天堂的,或者说,这样的人,在这样一个时代,个人的生存能力是不够的,思考问题的方式是虚空的。我想在我一个人的范围之内,改变这种糟糕的局面,要寻找一种贴着地面飞行的人生姿态,寻找一种看上去稍微实用一些的工作方式,而财经,市场,资本,似乎比那些抽象的诗意,更靠近生活。

第二,我应该是有基础的,因为我在此之前,曾经做过秘书,平时写会议纪要,调查报告,领导报告,专题讲话,署名文章,主要集中在财政和税务,工业和民营企业等方面,算是积累了一点实际经验,对这个国家的经济运行的基本框架,多少有些了解,我觉得我介入财经作家的领域,应该不至于说很多外行话。

2.你和陈志武、郎咸平等财经书作家有何不同?你们的作品有和异同?

陈志武教授是我尊重的金融学家,经济学家,他对经济,对人的思考,对中国问题的探索,一直是我学习的范本,去年我曾经和教授有过一次深刻的交谈,于我可以说是终身受用,教授身上还有很多不被人关注的学者品质,比如他的极为专业的金融工具系统,比如他大好的数学趣味,都是我这种小情小爱、辞藻空洞的人需要花一辈子时间来学习的。说起来惭愧,我和志武教授基本属于同龄人,他已然是脚踏实地,思想恢弘,而我一辈子则只能是一名经济学的爱好者。

郎咸平教授的工具理性,其实也非常好,可惜他在中国选择了做一名艺人,努力哄着他的观众开心,这么做,虽然让他日进斗金,但却失去了一个学者重要的价值诉求。

3.你如何看待财经作家、书评人、诗人这三个身份在你身心中扮演的角色?

财经作家,应该是我的一种职业表述。书评人,是我作为一个读书人的阅读姿态,可以肯定地说,正是这些年我一边读书,一边写书评,我的知识谱系才形成了一个醒目的变化,没有书评人这个角色,没有一边读一边写的姿态,我可能还是当年那个单薄、情绪化的小文人。诗人是我活到今天惟一在坚持的角色,从15岁开始给心仪的姑娘写诗,一直到今天在为上帝献上赞美诗,我从来没有停止过诗歌写作。回头看,诗歌写作,让我渐渐形成了一种文风,一种看上去很美的文笔,这使得我的财经文章看上去与众不同,许纪霖教授说我的经济文章里有人文趣味,有诗歌的追问,王怡和余杰说我的经济文章里有福音,我想这都是诗歌写作带给我的。而且,我想说的是,也许很多年之后,我会停止财经写作,但诗歌写作不会停止,一直会写到我再也没有力气拿起钢笔为止。

4.你是网络电子杂志《独立阅读报告》发起人之一。作为独立书评人,你对所推荐书评作品(特别是财经类书评)有何选择标准?

我的标准只有一条,就是能够不断扩展我自己的知识谱系,使得我自己的思考能够不断展开。因此这样的标准,其实是我一个人的标准。如果说有人在我推荐的数目里,找到了共鸣,那是因为我们是同路人。我想,这正是独立阅读的意义所在。

5.最近你曾提到郎咸平的粉丝都爱骂人。你有没有粉丝呢?你观察苏小和的粉丝们一般都有哪些特点?

最近在玩微博,发现和我交流的人,都愿意探讨问题,有礼貌,愿意承认自己是有缺陷的,有不足的。这让我很开心,不过我有时候会很愤怒,这使得我的朋友们很惊讶,原来苏的脾气这么不好。可是谁能指着自己的鼻子说自己是一个好人呢,我就是一个有明显缺陷的人。

6.《中国企业家黑皮书》是一部访谈体的图书作品。在你涉及采访的所有这些中国企业家中,哪位给你的印象最深刻?

张树新。

7.提到《中国企业家黑皮书》,你曾说,中国企业家最大的特点(生存状况)是“累”。那么这些累主要体现在哪些层面?为什么会有这些“累”?中国企业家特别“累”吗?

中国企业家既要面对市场的不确定性,更要面对政府管理的不确定性,所以,中国的企业家,生意不好做。好多人选择做出口生意,但现在中国的低端产业链遇到了挑战,所以接下来,中国企业一面会遇到内需市场不足,交易费用过高的压力,一面又会遇到国外市场的强有力的竞争,过去那种低附加值、密集型劳力,资源消耗的生产方式,做不下去了。 我曾经听周其仁教授讲过,中国的企业家都是好酒量,不把自己喝倒,企业就不会赚钱。可是谁喜欢酗酒呢,至少我认识的企业家,都不爱酗酒。天天喝酒,天天应酬,天天送礼,谁不累?

8.如果要评选中国最累的企业家,你会投谁的票?

李彦宏

9.你认为中国企业家应该如何处理官商关系?

企业家都是妥协的结果,因为妥协,所以才具有建设性。面对一个有着几千年官商结合传统的环境,企业家唱高调,玩清高,显然是不现实的,但要把握一个分寸。黄光裕就是没有把握好分寸,结果直接成为祭品。这样的例子很多。而最醒目的案例,当属德隆。在我看来,德隆死于一种过分放大的梦想,死于一种对现实环境的盲目优美化,死于对环境的非理性超越,死于当下经济环境中一些主流元素的短视和变脸,更是死于环境的不宽容。

德隆之死在于唐万新等人没有看清中国目前的金融体制。他们在一种不理智的状态下,用了一种优美化的心态,把企业的整个持续增长竞争力,寄托在没有完全市场化的、甚至是缺少信任品质的金融制度上。这几乎是一个用亿万雄资买来的教训。对于更多的中国民营企业家来说。其警醒意义无论怎样夸大都不过分。

德隆之死在于唐万新等人宿命般的社会责任感和狭隘的民族主义情绪。我们总是在追求宏大叙事,我们总是在告诉自己: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我们总是在做任何一件事情的时候,强迫自己把国家利益、民族利益和企业利益、个人利益绞在一起,并自以为是的认为这才是最宝贵的品质。事实上,我们都错了,更多的时候,就是这种乌托邦式的使命感让我们目中无人,看到了远方乌有的美好情景,却对脚下的细节视而不见,强调了群体的价值,却对个体价值有意识的戕害。中国的民营企业家都要思考一个问题:如何把企业做成一项企业,只是做成一个企业,而不是做成一个政府部门;如何紧紧抓住企业的效率和核心竞争力,而不要有太多的社会使命感。市场经济有着清晰的细节分工,企业只需要做好企业的事情。可以肯定,德龙非常强烈的官商结合意识,是导致蹦盘的重要原因之一。

我一直对中国民营企业保持着一种批判和怀疑的态度,认为中国民营企业还处在一种非制度生存的阶段。所谓非制度生存,一方面是目前的民营企业在经济体系运行过程中仍然处在弱势地位。另一方面,我们必须承认,当下中国的经济体制并不是完全的市场经济,这是一种更大范围的非制度。我跟很多企业家聊天,都一直在反复陈述,或者是善意地提醒他们,中国的民营企业发展速度不要太快,尽可能地不要与强势政府进行资源互换,适度地保持企业的独立经营。在国家体制和社会道德对私人财产的尊重还没有达到西方社会标准的条件下,在没有形成完全市场经济体系的条件下,中国民营企业只能依赖于企业家的谨慎经营。谨慎地经营,耐心地等待一个完全规范的宪政社会的来临,否则,极有可能死在路上。

10.中国企业家有所谓“原罪”吗?企业家自然不属于“穷则独善其身”之列,他们应该有“达则兼济天下”的责任,这种责任应该通过什么形式来承担?

企业家的原罪,是基于政府和市场分工不清晰的前提下企业家的试验行为,如果说有罪,那么也只能说是政府有罪,企业家的试验行为,是帮助政府脱离这样的错误,走向真正的市场经济。企业家的社会责任,只能通过企业的稳健经营,通过公司良好的财务状况来实现,任何忽略公司利润的所谓企业家责任,都是失职,都是错位。

11.如何看待中国企业家投身公益事业?

企业家投身公益事业,一方面是企业家的精神需求,一方面是企业家人生在不同阶段的分工。所谓人生下半场,一个人不可能一辈子都在赚钱,按照美国清教徒企业家的定义,企业家应该是拼命赚钱,拼命省钱,拼命捐钱。我想,拼命捐钱的阶段,就是一名企业家的公益事业吧。

12.听说你将自费出版个人诗集《风随着意思吹》。为何取这样一个名字?这部诗集及其中的诗歌将体现哪些“风”哪些“意思”?

风随着意思吹,是耶稣的一句格言,整个句子是这样的:“风随着意思吹,你听到风的响声,却不晓得从哪里来,往哪里去;凡从圣灵生的,也是如此。”这当然是一句很深奥的话,我借用这个句子,是想呈现我在这个世界的迷茫与虚空,也有期盼神与人同在的意思。

13.如果要你给凤凰网的读者推荐一本书财经书和一本其他种类的书,会推荐哪两本?请荐书推荐理由。

经济学方面的书,我推荐德·索托的《另一条道路》。推荐理由:在这本书里,我们能看到一个后发国家的公民,如何渐渐放弃暴力,放弃愤怒,放弃冲突,如何努力找回属于自己的生存权利与创造权利,如何让自己成为国家和时代的一种建设性力量。

其他种类的书,我推荐余英时先生的《重寻胡适历程》。推荐理由:大概一百年前,胡适先生就告诉我们每个人,要“铸造成器”,要学会成为一个自由独立的个体,一个自由民主的国家,不是靠一群奴才建立起来的。胡适先生的一生,也是个人主义的一生。我在这本书里,读到了一名传统的中国人,努力挣脱宏大叙事,最终成为一个独立个体的生命历程。个人是这个世界的起点,也是这个世界的终点,让我们重走胡适历程,让我们每个人都成为一个具体的、独立的人。(接受凤凰网严彬采访)
http://book.ifeng.com/shupingzhoukan/duyao15/ziliao/detail_2010_08/05/1894233_0.shtml
  评论这张
 
阅读(31091)| 评论(7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