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风随着意思吹

繁星都是假象,监狱才是真的。

 
 
 

日志

 
 

孤独的苏忠  

2010-06-03 09:37:1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孤独的苏忠 - 苏小和 - 风随着意思吹
 

苏忠是那种身居闹市,却心迹幽静的诗人。别人去了寺庙和道观,可能只是获取一张留影,但苏忠却渐渐学到了空灵,学到了顿悟。比如他的《山春中》:

茶杯空了

山色涨了

雨点也歇了口气

野兔的影子随着鸟声

一晃不见了

尼姑的木鱼敲到最后一节

青草润湿了菩萨们的脸

石阶更为光滑

还打着哈欠的大黄狗

急急送了我一程

仅仅从诗意的指向上看,这样的诗歌像极了唐朝的贾岛,尤其是那首著名的《题李凝幽居》。

闲居少邻并,草径入荒园。
鸟宿池边树,僧敲月下门。
过桥分野色,移石动云根。
暂去还来此,幽期不负言。

两个诗人隔着一千多年,在一片佛的寂静中,听到了更加寂静的生命的声音。生命的器皿空了又空,但江山依旧。有时候我们不知道生命到底能够存在多久?或者我们追问,一座青山的生命真的比一个具体的灵魂活得更加长久吗?每个人都行色匆匆地奔走在路上,谁会像贾岛一样,在月下穿过荒原,又轻轻地叩响陌生的门,只是为了听一听佛的声音;谁又会像苏忠一样,所有的心思竟然像一只兔子或者一只鸟儿,一晃就不见了,我们的生命快得像山中的一声叹息,想抓住,却抓不住,比水更无形,比光滑的台阶更容易让人们摔倒。

越是寂静的岁月,越是能够听见生命渐渐消失的声音。一个敏感的诗人,当然无法忽略死亡的意义。事实上,中国传统文化中的“顿悟”,与其说是看到了生的希望,不如说是看到了死的必然。

横死他乡的人

棺材是不能进村落

只能停尸在离家不远处

这是一段通往学校的路

陆陆续续放过不少进城打工的年轻人

上学的孩子走到这里都一溜烟跑过。(《乡村路上》)

与年轻人有关的死亡的荒诞,和更加年轻的求学的孩子,之间的张力被苏忠拉到极大化,以至于我们不得不感叹,活着究竟是为了什么?命运究竟是什么形状?

某种意义上,与生命有关的寂静,与死亡有关的必然性,构成了苏忠内心的主要风景。作为一个具体的人,苏忠可能是孤独的。甚至是绝望的。有时候他可能是朝前走的,有时候他则是向后退的。活着是一道难题,没有人告诉我们,究竟是前进好,还是后退好。就是在这样的彷徨之中,一个又一个鲜活的生命终于老去。

此情此景,有贾岛诗歌《寄远》作证:

家住锦水上,

身征辽海边。

十书九不到,

一到忽经年。

等待注定是痛苦的,而伴随等待的,只能是孤独。所以苏忠写了《进退间》:

枯叶盘旋

在天底下在故乡的手背在北漂的路上

我一个人踉跄

一个人举杯。

  评论这张
 
阅读(3690)|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