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风随着意思吹

繁星都是假象,监狱才是真的。

 
 
 

日志

 
 

又聋又哑的舞蹈  

2010-01-04 14:43:1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第一次如此近距离观看聋哑孩子的舞蹈。孩子们就在我的眼前雀跃,即使音乐轰隆,我也能听到她们气喘吁吁的声音。她们的眼睛明亮,但是却没有指向观众,而是紧紧盯住老师。而她们的老师,一个朴素的年轻人,就在我的身边,用丰富的手势和孩子们说话。她才是这一支舞蹈的主角,孩子们则是她的手势之外随她而动的道具。
        孩子们的脸上写满了笑容,我看见她们的脚步匆忙踏在一个鼓点上,比时间稍微迟缓一点。我还看到她们的破绽,一群聋哑孩子的破绽。但所谓瑕不掩瑜,他们显然与音乐同在,在这个窄小的舞台上,他们仿佛真的听到了音乐,感受到了节奏,热气腾腾地要把舞蹈跳完。
        我有一些好奇。一个完全听不到声音的孩子跳出来的舞蹈,能给舞者本人带来艺术的快感么?我想走到孩子的心灵里面去,看看她们在舞蹈中的具体感受,看看她们是怎么来到这个世界,为什么被剥夺了倾听和说话的权利,我更想看看她们的未来,一群又聋又哑的孩子,将拥有怎样的青春期,怎样的婚姻,劳碌和衰老?
        我忽然想知道,上帝造这些聋哑孩子的时候,有没有多给她们一些怜恤。上帝也要多多加增聋哑孩子怀胎的苦楚么?上帝也要诅咒这些孩子们终身劳苦,汗流满面,才得以糊口度日么?生活多么艰难!我想起我这些年的仓皇,忽然为这些孩子们深深忧虑,他们以后能养活自己么?一旦离开了老师的手势,她们将会流落到哪里去?
        我想起我也有一个聋哑表妹,是我姨姨的女儿,应该和我差不多的年纪。小时候每次看到她,她都会很惊喜地咧嘴大笑,有时候还会跑过来拉住我的手。 她有着非常白净的皮肤,瞳仁黝黑,仿佛能把世界全部收到她的眼睛里。我最后一次见她,是我去外地上学,亲戚们都来了,她跑到我的身边,拉住我的衣角,眼睛一动不动看着我。现在回想起来,她应该是羡慕我能出远门吧。我与亲戚们告别的时候,主动走到她的身边,拥抱了她,她显然有一些羞涩,脸颊飞红,但是幸福的感觉溢于言表。
        许多年之后,我和母亲聊起这个聋哑表妹,她的生活让我悲伤。 一切都从婚姻开始。表妹嫁给了一个小儿麻痹症患者,同时还患有肺结核。 除了会说话,他在其他方面都无法与我的表妹相比。但聋哑足以抵消表妹的一切优势,能下嫁给一个会说话的男人,已经是很不容易的事情。母亲向我叙说表妹出嫁的场景,我的姨姨嚎啕大哭,拉住女儿的手依依不舍,出嫁的队伍已经离开很远了,姨姨还在路边张望。
        一切好像都是命运作弄。表妹生了一个孩子,是个聋哑人,婆家不高兴,第二年又生了一个,这次是个小儿麻痹症。过了两年,丈夫大病发作,一命归西。家里人只好四处张罗,找来一个瘸腿的老男人与表妹成婚,希望这个男人能把家庭继续看守下去。
        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人生所有的苦难都要降临在我的表妹身上? 就像我现在坐在剧场里看这些又聋又哑的孩子们,她们听不到声音,感受不到节奏,她们跳出来的舞蹈,只是为了台下那些廉价的掌声。掌声过后呢?难道她们也要像我可怜的表妹一样,屈辱地结婚,屈辱地生育么?
        我止不住悲伤,眼泪流了下来。转眼20多年过去了, 我都不知道我的又聋又哑的表妹如今苍老成了什么样子,她和她的孩子们一日三餐是怎么打发的。今年冬天或者是来年的春天,我一定要去看看她,我想她已经认不出我了,但不管怎样,我也要回到老家去看看她,就像我每次经过繁闹的街区,看见乞讨的残疾人,都会留下一些纸币,我那可怜的又聋又哑的表妹,她也应该有机会享受到一次我的同情。
  评论这张
 
阅读(1252)|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