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风随着意思吹

繁星都是假象,监狱才是真的。

 
 
 

日志

 
 

初恋  

2010-01-10 19:28: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苏宏文在世的时候,我和他不止一次讨论过他的初恋,他每次都是笑而不答,或者反过来问我,什么才是初恋?在他去世之前的最后一年里,我甚至把他积攒起来的照片仔细翻看数遍,自以为找到了他的初恋密码。
       他的第一场恋爱应该发生在他医学院毕业那一年,他到偏远的冷水滩医院实习,时间差不多半年。照片作证,我看见一个长相清秀的女孩子侧着头站在苏宏文的身边,笑得很开,牙齿洁白,是当地医院的一名护士。后来这个女孩子还给苏宏文写过信,问工作顺利不顺利,身体好不好,结婚没有等一堆问题。信被苏宏文的妻子发现,接下来是审问,两个人谈过恋爱没有?是不是有好感。
       不过后来我开始怀疑苏宏文的初恋并没有发生在冷水滩。他生性腼腆,说话会脸红,冷水滩实习的时候,他才满21岁,应该没有勇气追女孩子。另一张照片似乎在佐证我的判断,一名姓马的女医生进入我的视野。这是一张两个人的工作合影,都穿着白大褂,苏宏文在前,马医生在后,两个人脸上都有温柔的笑容。许多年以后,我直接问她,是不是和我的兄长苏宏文有过爱情,她笑着摇摇头,眼睛温柔地看着我,我甚至看见她马上就要流下眼泪。这样的面容让我悲从中来,我像个弟弟一样去拥抱她,她则像个哥哥一样拥抱我。许多年过去了,每次我想起苏宏文,都会想起马医生,想起她的兄长一样的怀抱,想起我们曾经互相依偎,一起怀念早死的苏宏文。
       1989年7月29日,我捧着苏宏文的骨灰回到老家。里里外外都是哭声,到天黑的时候,大家都哭累了,屋里终于安静下来。我坐在门槛上,看着夜色一步步走近,四围都失去了声音,那些赶过来奔丧的亲戚朋友们,他们好像在棉花上行走,软软的,有些发飘,有些颤抖,整个世界成了一幅黑白的无声电影。熊菊娥在这样的时候出现。她的身材有一些发胖了,但不影响她迅速走到苏宏文的骨灰面前。她没有像其他人那样一把鼻涕一把泪尖叫, 而是坐在一个小马扎上,默默流泪。她偶尔摸一摸苏宏文的骨灰盒,或者拿起遗像,就着微弱的月光看上几眼。自始至终她都没有说过一句话,只是一个人默默流泪。偶尔摸一摸苏宏文的骨灰盒,或者拿起遗像,就着微弱的月光看上几眼。
       我想起之前和苏宏文探讨过的初恋问题,忽然意识到也许熊菊娥才是他的初恋。我知道他们是小学、中学的同学,典型的青梅竹马,我还知道两家的父母曾经为他们说过婚事,只是后来苏宏文上了大学,熊菊娥则身在农村,这个媒妁之言才不了了之。有一次我们谈到过熊菊娥,说的是她嫁到外村,丈夫并不勤劳,偶尔还会打她骂她。苏宏文说起这些,先是叹息,然后又说,等自己出人头地之后,一定要帮帮熊菊娥。
      可惜苏宏文还没有出人头地,就遭遇不治之症。他的身体变成了灰尘,他脑海里那么多的知识,此时此刻不知道飘到了哪里,他的初恋情人在他的照片前默默流泪,也不知道他能不能看到。我想走过去劝劝熊菊娥别太悲伤,哭出声来会好受一些,可是我又担心打扰她。我觉得他们可能是在约会,苏宏文活着的时候,她们是不会单独相处的,但现在苏宏文死了,她坐在这里,默默流泪,偶尔摸一摸骨灰盒,或者拿起遗像,就着微弱的月光打量,仿佛当年在教室里,隔着几张课桌,两个人转过头来,交流了几次羞涩的眼神。

  评论这张
 
阅读(1765)|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