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风随着意思吹

繁星都是假象,监狱才是真的。

 
 
 

日志

 
 

当诗人遇见经济学  

2009-10-29 09:57: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  岑科(经济学者,现居北京)

认识苏小和是在一次圈内朋友的聚会上。一群兴趣相近的人,准备成立一个经济学读书会,大家七嘴八舌,讨论读书会的规则与方向等等。小和戴一副黑框眼镜,长发及耳,说话满脸带笑,颇有商业艺术家的气息。散会后,各自道别,一位朋友冲着他的背影示意,“这哥们儿,以前是个写诗的。”——我心想,就是传说中的诗人吧。
 
一段时间后,读书会正式启动,我对小和的了解多起来。他写过几本反响不错的企业管理案例,现在打理一家属于自己的公司,不时在媒体上发表对财经问题的独立评论。作为一个曾经的诗人、现行的小老板,他对经济学的热情超乎我的意料。他是读书会出勤率最高的成员之一,每次开着跑车穿越大半个北京城,不过是为了听一听别人对古典经济学的见解。闲聊时,他会说起自己做过或在做的事,以及还想做的这事那事,最后加上一句:“怎么办呢?政府又不给我发工资。”此时,他面带微笑,目光中满是舒心与自豪,让我记忆深刻。
 
自由,如何取决于经济独立,又如何造就了社会繁荣和有尊严的个人生活,是我从苏小和的目光中读到的人生体验,也是他的新书《我们怎样阅读中国》的思想主题。小和说,他曾在湖南某地任市长秘书,后来实在无法忍受官场工作环境和生活状态,终于辞职,步入自由职业者的行列。他的“政府不给我发工资”道出了经济自由的真谛:政府不给你发工资,你就得拼命为他人创造价值;政府不给你发工资,它就不能左右你的个人生活。这一主题具有强烈的警示意义。近年来,中国政府税收不断猛涨,“国进民退”势头明显,年轻人争先恐后考公务员,百姓把生活改善的希望寄托于政府的发号施令,这种趋势意味着什么,读者或许可以从书中有所感悟。
 
《我们怎样阅读中国》是一本书评文集,但对很多普通读者而言,我相信它可以作为学习经济学的参考路线图。书中点评的著作很多是经济学中绕不过去的读物,像德·索托的《资本的秘密》,麦迪森的《中国经济的长期表现》,阿玛蒂亚·森的《以自由看待发展》等。更重要的是书中引用和评述得最多的那些中国经济学家的名字:杨小凯、陈志武、周其仁、茅于轼、吴敬琏、张维迎、许小年……他们是从中文世界出发探索经济学奥秘不能错过的路标。
 
读这本书印象最深的是,苏小和笔下的经济学家总会呈现出某种别样的生动与精确。周其仁是著名经济学家中舆论形象最好的一位。书中的《周其仁的批评与克制》一文道出了其中的奥妙:“他是市场的观察者,是政府的批评家,是中国经济发展的制度分析师。只是周其仁成竹在胸,因此他的批评方式总是绵里藏针,呈现出一片和风细雨,这让被批评者不好意思升起满腔的愤怒,而是掩饰不住的惭愧。”——这就是“人人心中有、人人笔下无”的境界,让很多熟知周其仁思想的人由衷赞叹。在书中,小和把茅于轼划为“处江湖之远”的学者,认为张维迎“有米塞斯和罗斯巴德的当年之风”,形容吴敬琏是“骑在羸弱的马匹上冲向风车的堂吉诃德”,等等,这些联想和类比看似散漫随意,却形成了另一种令人印象深刻的精准。他写吴敬琏与顾准的生离死别与精神传承,我看时差点掉泪。看来是写诗的经历帮了他,让他的文字优雅灵动,感人至深。
 
我对诗歌完全不懂,只是凭直觉认为,诗是一种直指人心的力量:“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让牛顿出来吧,于是世界变得光亮”——这都是诗,从功用的角度看,它是一种效率最高的文字,能够在最小的字符空间里表达最大容量的思想感情,这么看,诗与经济学居然有某种奇特的相似和统一。
 
也许是诗人的气质铸就了开放的心态,苏小和是一个经济自由主义的追随者,但他对自由市场的理解并不狭隘。他在书中收录的《中国不需要凯恩斯》一文中写道:“如果说古典经济学思考的是人类的命运,那么凯恩斯思考的则是资本主义在一个突发事件面前必要的策略;如果说奥地利学派思考的是整个市场经济的呈现,那么凯恩斯思考的则是市场被人为阻断之后,人们如何用一种技术来激活它。”这段话对于理解2008年以来的全球经济危机和政府救市极为重要。正如苏小和所说,凯恩斯主义是基于私有产权与个人自由的制度背景,对经济失常所作的短期的技术性调整。如果不理解这一点,就无法理解为什么危机深重时,西方政府纷纷出手救市,而在经济出现好转时,他们就开始商议干预退出机制。同时,他也指出了凯恩斯主义对中国不适用,因为我们面临的不是一个建立在权利公约基础上、真正尊重市场、倡导充分竞争的政府。他的判断是:“我们这些自由主义的守望者,从来就不是凯恩斯的敌人,事实上我们是同一战壕的战友。”
 
作为一个曾经的诗歌青年,用文艺腔写作的财经作家,苏小和对经济学的“皈依”让我感到一种莫名的欣慰。他说,要做一个好的商业观察家,对企业家有深度的把握,需要某种学术方法,“对商业的观察与陈述,不应该是一种管理学和成功学的路径,人们必须走经济学之路。”经济学是一门事关人的权利与秩序的伟大学科,它的普及与发展,需要苏小和这样的诗人所带来的优雅和开放,他的写作经历和诗意经济学,值得更多的人去读一读。当诗人遇见经济学 - 苏小和 - 风随着意思吹

  评论这张
 
阅读(9545)| 评论(2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