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风随着意思吹

繁星都是假象,监狱才是真的。

 
 
 

日志

 
 

抵制败坏了的税收  

2009-10-21 09:17: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经营报》19日爆出河南林州的猛料,说的是林州中小企业为帮助地方政府完成财政收入,正在向税务部门提前多交一个月的税收。消息一出,舆论哗然。但在我看来,这早已经是公开的秘密,几乎是各地方政府和税务部门的一道杀手锏了。记得几个月前,湖南某地一名企业家就很幽怨地说他最近遇到了麻烦,税务局的人天天跟催命似的要他缴税,不是今年的税,而是明年或者后年的税,税务局的人倒也不是很凶狠,只是说兄弟你得想想办法,上头任务压得紧,我们也是没有办法,大家就多多理解吧。

这真是败坏了的税收。我知道在各地财税系统,历来有“寅吃卯粮”的说法。这种在征税系统大肆支取未来的做法,不同于政府的借债,它获得的效果,一是将地方政府的财政实力完全掏空,二是将企业的发展能力基本阻断。而这么做的最大好处,只是为了让某一任地方领导能够在他的上峰面前获得好评,或者可能的提升。

不过,面对此情此景,我似乎并不想批评政府的这种短期行为,而是想把重点放在这名企业家身上。我提出的问题是,我们的企业家,他为什么不拒绝缴纳不合理的税呢?

我当然知道,这是一个绝对书生意气的问题。在现实的制度背景下,不和税务部门形成理性的合作,几乎等于企业自寻死路。在一般人看来,妥协才是惟一出路。可是我想说的是,曾经就是有人以公义的名义抵制过不道德的税负,而且这种公义的抵制行为,最终进入了历史,并且成为一个国家的制度行为和理性框架。

我说的这个人,就是梭罗。

人们所熟悉的梭罗,是一名文笔优美的散文作家,他的《瓦尔登湖》实在是名垂青史。但在1846年7月的某个夜晚,当梭罗去一家鞋匠家中补鞋的时候,警察忽然来临,将他押到监狱。梭罗意识到自己显然是因为不交税的问题才遭此牢狱之灾,所以并不惊慌。第二天,他的姑妈替他付清了人头税,梭罗才得以释放。

梭罗之所以拒绝交税,是因为在他看来,美国政府一方面不尊重纳税人的权利,一方面又用这些税款攻打墨西哥人,虐待黑人。这种对生命的不尊重、不平等,彻底背离了梭罗的个人价值观。他要以他自己的方式,拒绝缴税的方式,抵制一种不道德的制度体系。梭罗说:面对不合理的法制,我们应该盲目遵从吗?是暂且遵从,同时慢慢寻找合法途径去改革?还是立即起来反抗,抵制,拒绝这样不公义的制度?梭罗的结论是,盲目的遵从,是最低级的错误和愚蠢,不必考虑。寻求改革途径,时间拖得太久,人生太宝贵,人活着是为了幸福的生活,而不是耗尽一辈子的光阴去推动改革。所以,对付一个不合理的制度,最好的办法,就是立即抵制。

梭罗是那种思想成熟了就立即行动的人。从监狱出来之后,梭罗发表了他最为著名的政治演说:《论公民的不服从》,倡导非暴力反抗的思想,他认为当政府施用暴力强迫公民做违心的事情时,公民拥有消极抵抗的权利。由此,梭罗对所有人说,“你可以遵守法律,但是,你更要尽心去遵守正义”。

可是,对于一个在中国市场里艰难经营的企业家来说,什么是正义?正义究竟在哪里?

事实上,文明国家的税制理念是,人民自愿出让自己的一部分财产给予政府,来换取政府向他提供一些必要的公共服务品。因此,在英格兰的法律文书中,不说国王或者政府征收税,而是议会授予国王或者政府征税。也就是说,人民通过议会主动给予国王一笔税款,而绝不是国王伸手从人民手上强行拿走一部分钱。

自愿,公民的自愿,成为税收制度最核心的方法论。但是在我们的企业家的世界里,缴税,却是一种不得不交的、被别人强制的行为。这种背离自愿原则的征税行为,从经济学的发生链看,首先破坏了市场主体包括个人和企业的自由选择立场,并由此直接延缓或者阻断了市场的发育,其次是彻底抑制了公民社会的合理成长,并间接增高了政府管理的成本,短期的税收增长,事实上是为后来的经济发展铺设了更多的陷阱,第三则是积累了诸多政府与民众之间的利益纠纷,并最终导致社会的不稳定,第四个负面效应与当下的经济局势有关,当政府用几万亿的投资刺激经济的时候,事实上市场主体的能动性直接让位于政府的主导性。而政府的主导性并不能在短时期带来明显的经济增长效益,它所获得的效果,是一种看上去很美,但是基本与市场和民众无关的规模效应。这意味着,庞大的GDP数据之下,政府的税源却越来越枯竭,这意味着,我们的经济方法论再一次陷入了一个错误的陷阱之中。没有来自市场主体的广大税源,我们的税收系统迟早要举步维艰。这真是一个悖论,而所有的症结,其实就在于,今天的中国,我们的企业和企业家,我们的纳税人,他们的自愿意志一直没有得到尊重,也没有得到发挥。这使得我们的经济体看上去虽然很美,但却是政府一个人的独角戏。

新书广告:(可在网易有道购物、新华书店购买)

http://gouwu.youdao.com/search?q=%E6%88%91%E4%BB%AC%E6%80%8E%E6%A0%B7%E9%98%85%E8%AF%BB%E4%B8%AD%E5%9B%BD&ue=utf8&keyfrom=gouwu.index 

 

抵制败坏了的税收 - 苏小和 - 风随着意思吹

翻开这本《我们怎样阅读中国》,我想起的第一件事,是自己曾十分认真请教苏老师,关于阅读,能否给些指导意见。

今天看来,这样一个问题,虽然意图诚恳,却也空泛无指,毕竟阅读是一件私事,又何谈“指导”?苏老师却未推辞,而是耐心介绍他的阅读经验:先读前言后记,粗解主旨大意;再读目录,分析结构体例;接着是参考文献,摸清书的来龙去脉,读这本书的同时,可将与之相关的书关联阅读。这是我的第一堂阅读课。从此,那个“好读书不求甚解”的我,竟也逐渐学会抽丝剥茧,开列书单,慢慢建构自己的知识体系。

苏的文字集高度理性与高度感性于一体(简称“两高”),有铺陈的耐性,有激越的感情,有诗人的节奏,有知识分子的方法(简称“四有”)。

苏长于学术方法论研究,他的书评中经常涉及写作的方法、思考的方法、学术研究的方法,例如《黄仁宇的“缅北意识”》谈到细节写作和独立写作;《冯象的才华》讲到知识体系的建构;《大河移民上访的故事》讲到准田野式调查等等。这些关于学术方法的思想火花无疑将给后学带来启发性的影响。

对于“自由”“市场”“产权”,苏小和乐于天天讲、月月讲、年年讲,甚至《我们怎样阅读中国》不吝以“自由”作为全书架构的关键词。我问他,如此老生常谈怎么不厌呢?他却说,讲的人还是太少。的确像苏说的那样,“我们如此不了解自由”。

具有诗人与财经学者双重身份的苏老师,在智识方面理应具有高度优越感。他的第三重身份基督徒,却决定了他将终身与骄傲为敌。“我们是否具有足够宽阔的视野?而我们对自己的怀疑能力是否足够我们提出某种价值判断?”这样的疑问背后,是他学术研究中一以贯之的谨慎,更有着神的身影。(文 :赵路)

  评论这张
 
阅读(2153)|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