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风随着意思吹

繁星都是假象,监狱才是真的。

 
 
 

日志

 
 

关于金融,我们一直被蒙在鼓里  

2009-10-14 11:28: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金融,在一般人看来,本是十足的工具理性,但在陈志武的逻辑之下,却指向了国家的发展,个人的自由。金融在陈志武的世界里,俨然成了一个极具价值理性的伟大事物。
        正是在这样的意义上,人们对陈志武的热爱才不断弥漫,以至于蔚然成风。我是如此喜欢他的金融定义:“金融的核心是跨时间、跨空间的价值交换。”这甚至像一首优美的现代诗歌,在无限的时间和空间之中,金融得以自由发展,仿佛一个个具体的人从此挣脱羁绊,在这个世界上自由行走。或者可以这样说,每个人都渴望自由,而现代金融则是我们寻找自由的方法。
        对于传统的中国文人而言,陈志武的《金融的逻辑》(国际文化出版公司,2009年8月),我以为是一种空谷足音。多少年以来,我们抱守一种君子固穷的人生原则,抵制各种现代经济手段,尤其是抵制现代金融工具,以为那些纷繁的股票,债券、保险才是我们浮躁的原因,而事实上,当我们的金融不自由,我们的学问随之也不自由,从生存到思考,我们都成了国家的附庸。
        很多既有的思维定势正在糟蹋我们,但我们一直被蒙在鼓里。比如丰富的外汇储备让人们以为这才是国家强盛的标志,但在历史的框架里,甚至在现实的实证中,这却是一个误会。事实是,那些负债的政府,他们的人民更容易得自由,他们的国家发展更有力,反之,那些腰缠万贯,国库充盈的政府,却纷纷昙花一现,不足挂齿。这仍然是一个基本的市场命题,政府太强,市场必然就要被消解,遍观整个人类经济史,找不到一个国家是靠政府的推动实现强盛的案例。
        在陈志武的世界里,现代金融正是促使政府放权给市场的有效手段。不过,我们应该看到,陈志武的金融研究,并没有停留在国家能力思考的层面,他的终极目的,乃是人的自由发展。这正是陈志武了不起的地方。中国读书人,免不了固守家事国事天下事的逻辑,而对人的行为却熟视无睹。我曾经分析过历史学家黄仁宇先生的学术框架,认为他一辈子的学术努力,基本上还是在国家发展的路径上努力,他试图找到中国积弱的深层原因,提出了数目字管理的国家发展方法,但在人的建设上,却用力甚少。为他赢得大名的《万历十五年》,虽然是以人为单元组成的结构,但最终的指向,仍然是国家的生存,人在这样的历史分析框架里,仍然只是国家试图强大的工具。
        沿着这样的路径来阅读陈志武,我想说的是,他可能不是那种热衷于关注国家的宏大叙事,热衷于学术救国的学者,他的金融最终指向的,应该是每个人的幸福与自由。我以为,这是一个了不起的进步,我想起另外一名伟大的经济学家杨小凯,可以这样说,在小凯50多年的学术生涯中,他的主要精力都放在了对国家命运的思考上,只有两个时期他在关注个人,第一个时期,他写出了《牛鬼蛇神录》这本了不起的著作,一些悲伤的个人命运被他记录下来;第二个时期则是他晚年信仰基督,基督救赎的终极意义,是对生命的拯救,神的国度不在地上,这种伟大的原则,直接消解了小凯一直以来奉为圭臬的国家主义思考。
        很有意思,我提到的黄仁宇,杨小凯和陈志武,都是湖南人。近代以降的湖南人热衷于宏大叙事,已然是一种文化态势。从曾国藩、黄兴、宋教仁到毛泽东、刘少奇,均是绝对的国家主义思维。我们看到,作为学者的湖南人,似乎也不能幸免。所以我要说,湖南出了陈志武这样的教授,是一个意外的惊喜,是一种地理文化可能的新方向。
        我们所有的努力,究竟是为了国家的强盛,还是为了每个人的发展,这是个问题。或者我们这样提问,国家是我们发展的目的,还是个人才是我们发展的目的,这种看似陈旧的问题,事实上已经辖制我们几千年。在这个古老的国家,人总是国家的附庸。在几个狭小的历史时段里,即便国家偶然发展了,那种宏大的国家能力迅速转变成为奴役个人的现实力量。 
        我想起布罗茨基关于现代专制的思考,在那篇著名的《少于一》的文章里,他说很长一段历史时期内,国家对人的奴役基本上是一种原始的方式,但当现代化来临,当卫星、导弹、航空母舰成为一个国家的标志,人的幸福并没有因此增长,专制反而以一种更加现代化、也更加有力量的方式在继续进行。人的自由在这个时候不是增长,而是萎缩。
        这样的描述让人难过。身处一个财大气粗的国度,政府不仅控制了经济,而且控制了我们的嘴巴,甚至连女生头发的长短,都在主流意识形态的控制之中,如果布罗茨基不幸说出了真理,这让我们这些期待个人自由权利的人们,还有什么希望可言?
        多年以前胡适就说过的,万国之上还有人类在。人才是这个世界的最高主题,人的行为才是值得我们反复阅读的最美丽的风景。最近一段时间,我把主要经历都放在阅读米塞斯的《人的行为》(夏道平翻译,台湾远流出版社)之上。这本书被认为是经济学中极为难读,又意义深远的书,米塞斯以人类行为学的一般理论为经济学的基础,认为关于社会组织的基本问题必须根据人类行为学来讨论。作为奥地利学派第三代传人,米塞斯的思想沿着5个方面发展,(1)个人主观主义的行为学方法论,(2)货币价值的边际效用解释,(3)商业周期理论,(4)社会主义国家的经济计算问题,(5)企业家精神与市场过程。这是一个巨大的经济学架构,而人的行为在经济学世界里成为唯一的基础。作为一个曾经的文学青年,我想说的是,经济学和文学、历史学、社会学等等其他学科一样,最终的指向是人。对人类命运的关心,对每一个个体生命的持守,才是经济学的最大意义。我们很容易误以为经济学必然是一堆枯燥的模型,或者是一串干瘪的数据,但事实是,经济学与人有关,而且只与人有关。这正好可以解释,为什么中国这样一个固执、封闭、向来以扼杀个人价值为己任的地方,竟然在有限度地介入市场经济体系之后,迅速为个体带来了一部分自由权利。而市场正是因为这些个体权利的回归,才得以形成浅层次的复苏。

新书广告:(可在网易有道购物、新华书店购买)

http://gouwu.youdao.com/search?q=%E6%88%91%E4%BB%AC%E6%80%8E%E6%A0%B7%E9%98%85%E8%AF%BB%E4%B8%AD%E5%9B%BD&ue=utf8&keyfrom=gouwu.index 

 

关于金融,我们一直被蒙在鼓里 - 苏小和 - 风随着意思吹

翻开这本《我们怎样阅读中国》,我想起的第一件事,是自己曾十分认真请教苏老师,关于阅读,能否给些指导意见。

今天看来,这样一个问题,虽然意图诚恳,却也空泛无指,毕竟阅读是一件私事,又何谈“指导”?苏老师却未推辞,而是耐心介绍他的阅读经验:先读前言后记,粗解主旨大意;再读目录,分析结构体例;接着是参考文献,摸清书的来龙去脉,读这本书的同时,可将与之相关的书关联阅读。这是我的第一堂阅读课。从此,那个“好读书不求甚解”的我,竟也逐渐学会抽丝剥茧,开列书单,慢慢建构自己的知识体系。

苏的文字集高度理性与高度感性于一体(简称“两高”),有铺陈的耐性,有激越的感情,有诗人的节奏,有知识分子的方法(简称“四有”)。

苏长于学术方法论研究,他的书评中经常涉及写作的方法、思考的方法、学术研究的方法,例如《黄仁宇的“缅北意识”》谈到细节写作和独立写作;《冯象的才华》讲到知识体系的建构;《大河移民上访的故事》讲到准田野式调查等等。这些关于学术方法的思想火花无疑将给后学带来启发性的影响。

对于“自由”“市场”“产权”,苏小和乐于天天讲、月月讲、年年讲,甚至《我们怎样阅读中国》不吝以“自由”作为全书架构的关键词。我问他,如此老生常谈怎么不厌呢?他却说,讲的人还是太少。的确像苏说的那样,“我们如此不了解自由”。

具有诗人与财经学者双重身份的苏老师,在智识方面理应具有高度优越感。他的第三重身份基督徒,却决定了他将终身与骄傲为敌。“我们是否具有足够宽阔的视野?而我们对自己的怀疑能力是否足够我们提出某种价值判断?”这样的疑问背后,是他学术研究中一以贯之的谨慎,更有着神的身影。(文 :赵路)

  评论这张
 
阅读(3079)|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