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风随着意思吹

繁星都是假象,监狱才是真的。

 
 
 

日志

 
 

人们啊,你们应该忍耐  

2009-07-01 12:11:4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炎炎夏日,闹剧不断,两耳不闻大事,一心只读小书。不是事不关己,而是世界太荒谬,我的理解能力有限。关上窗户,拉上窗帘,打开空调,穿上棉衣,带上墨镜,装上绿坝,开始读书吧。

这一阵,我读到的一本看上去很宽阔的书,是《治理年鉴2008》(法国更新治理研究院 编辑,新星出版社出版,金俊华、林晓轩、王忠菊翻译,2009年1月第一版)。资料显示,关于风起云涌的次贷危机,蔓延全球的石油依赖,外交领域出现的国际紧张局势,饥荒导致的各种骚乱,恐怖主义等等。在更新治理研究院的学者们看来,2008年当然是重大危机此起彼伏的一年,而《治理年鉴》就是在很大程度上对这些危机的某种知识分子回应。

某种意义上,《年鉴》可谓志存高远!首先他希望从上一年发生的政治、经济和社会事件出发,向读者推荐一种独特的视角,观察治理的实践和思想演变。他们希望在时事新闻与它们释放的信息之间,在出现的新思想和新的参与者之间,架起一座桥梁。其次,《年鉴》还试图展示治理思考素材的多样性,在不同文化和不同的学科之间,他们持守着更加重要的多元态势。

 这样的方法论似乎对我们的独立阅读报告大有裨益。好的读书人应该跳出利益之争,直面生命。面对这个荒谬的时代,我们如何持守内心,既不苟且偷生,又不口诛笔伐,《抗议与忍耐的政治经济分析》(贝拉·格雷什科维奇著作,张大军翻译,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9年5月第一版)为我们呈现了东欧与拉美转型时代的种种生态。本书的意图很清晰,作者面对一个不容否认的事实:尽管东欧国家所面临的是一个比1930年代大萧条更为深刻和持久的经济衰退过程,民主体制和市场经济却似乎在东欧扎下了根。是什么因素成就了这样的结果?和十年前拉丁美洲国家人民相比,为什么东欧国家在转型过程中没有出现地区性的威权统治,也没有出现那种熟悉的民粹主义潮流。如此问题的提出,对每一个中国知识分子简直是太有吸引力了,某种意义上,今天中国在体制方面拖沓、守旧,害怕转型时期的非理性阵痛,应该是很重要的一个原因。面对专制强权、面对各种荒谬的社会现象,我们是抗议,还是忍耐,或者是抗议与忍耐的结合?这的确是个问题。现在的问题是,我们连抗议的基本权利也没有,我们也找不到忍耐的方法论。此情此景,与转型时代的东欧国家相比,我们还十分遥远。

说起抗议,其实中国人可谓源远流长。一部3000年的专制历史,另外一面就是一部暴力抗议的历史。只是我们的抗议到今天为止,仍然没有找到那种优美的“非暴力、不合作”。在一个绝望的时代,暴力必然成为人们歌颂和期盼的对象。作为一种建设性的方法,我们对忍耐太不熟悉了。事实上,早就就格言在此:爱是恒久忍耐。你爱这个国家吗?你爱这片黄土地吗?你爱你的家人你的朋友吗?神告诉你,既然你爱他们,那么请你忍耐,而且是恒久的忍耐。

我的意思是说,忍耐可能是一种信仰品质。这个国家多年以来不懂得政教分离的基本意义,他们亵渎了神。如此背景下,我们怎么能理解忍耐的真正意义?我所了解的张大军,经济学的博士,是个基督徒,他在忙碌之余,翻译这本书,其良苦用心,应该是不言自明吧。

刚好,我还读到了《什么是西方:西方文明的五大来源》(菲利普·尼摩著作,阎雪梅翻译,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9年5月第一版),里面就重点讲到,政教分离是人类文明发展到今天最为成熟的组织共识。按照神的原话,上帝的归给上帝,凯撒的归给凯撒。上帝主管人类的心灵,政府主管世俗事物,这本是神的美意,是最合理的分工。可有些组织因为某种来自权力的骄傲,竟然置这种伟大的分工原则于不顾,我行我素,愚昧可笑,害人害己。一个醒目的事实是,中国的百年历史不过是一种被动向西方学习的历史,那么,这百年之间,我们学习到了什么?想起了一个古典的笑话,买椟还珠。那个可笑的人啊,他不是旧人,而是活着的你,活着的我。

中国的现代教育体系也是一个买椟还珠的典型案例。现代教育的兴起,本是奔着人的解放而去,追求的是人的价值的实现,但今天的教育体系在有的国家和地区已经面目全非。著名的索尔斯坦·凡勃伦有一本不太为中国人熟悉的事关教育的著作,《学与商的博弈:论美国的高等教育》(世纪出版集团出版,惠圣翻译,2009年3月第一版)对于今天中国的教育制度建设,可以说是最切中时弊的提醒。90年前,凡勃伦声名显赫,在经济学和社会学方面卓有建树,他用他的专业声誉,严厉抨击了美国大学的结构和作用,毫不留情地攻击了当时屈从于商业利益、秉行金钱至上的教育观念。在凡勃伦看来,对金钱的狂热追求理应让位于对知识、对学术的追求,一切政治利益和商业利益都应该让位于教育,真正的大学应该致力于“随意的好奇心”,这与陈寅恪先生的“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异曲同工。

由经济学家出身的凡勃伦来界定现代教育的独立意义,让我们更加有信心认定,真正的教育必须远离政治利益,远离商业利益。因为真正的教育事关每个人的发展,而不是某个利益集团统治的庸俗工具。这是一种经济学层面的分工,提醒我们每个人,应该站在权利的基础上,为真正的教育恒切持守。我坚信,改变我们命运的惟一力量,是教育。没有人天生愚昧,如同凡勃伦所言,在一个良好的教育背景下,每个人都可能是天使。   

      

  

(本文摘自《中国独立阅读报告》2009年6月号经济学部分。对《中国独立阅读报告》有兴趣的朋友,可登陆www.chinairr.com.cn免费下载,也可以给shrbooks@gmail.com发送申请邮件,免费索取。《中国独立阅读报告》:致力于公民社会的常识阅读,涵盖经济、文史、写作、思想、音乐等多个领域的阅读信息)

  评论这张
 
阅读(38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