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风随着意思吹

繁星都是假象,监狱才是真的。

 
 
 
 
 
 

随想录:马屁太多,谎言不够用啊

2017-9-21 10:39:44 阅读342 评论0 212017/09 Sept21

随想录:马屁太多,谎言不够用啊 - 苏小和 - 风随着意思吹

 

中国人的爱都局促在家庭范围之内,走出家门,个个都是冷漠的杀手,或者看客。广义的爱,是一个具有建设性的品质,爱你的邻居,爱每一个与你擦肩而过的人,尝试一种没有任何利益算计的爱,左手做的善事不让右手知道。这样的爱,不仅带来平安、幸福、喜乐,长期来看,还能带来真正的财富。正是在这样的意义上,爱的稀缺才是中国人愚昧又贫穷的主要原因。更加让人悲伤的事实在,在一些特殊的时代,人们甚至以爱为敌,把这种超越利益算计的爱视为愚蠢,把谎言和欺骗视为智慧,仿佛不野蛮,不冷酷,不流氓,不撒谎,就不是真正的中国人。

 

我们对人的内心的黑暗总是估计不足,总是放大自己的理想,遮蔽自己幽暗的人性。历史作证,一个曾经把民主自由和美国价值观奉为圭臬的人,转眼之间就变成人类有史以来最邪恶的大独裁者。一个在公共视野里激情飞扬的自由主义者,回到家里却是一个视妻子为佣人,视孩子为财产的小独裁者。最普遍的案例是我们的爱情,从起初的海誓山盟,到现在的谎言与背叛。多少人为了爱情热血沸腾,多少人也为了爱情黯然神伤。有谁想过一个最简单的问题,这个世界之所以找不到纯粹的爱情,并非自己时运不济,也并非他人十恶不赦,而是所有的人都心存大恶,不配得到纯粹的爱情。一切的错误都是观念的错误,观念总是败给人性,理性总是败给欲望。每个人都不是例外。

 

一名知识人如果没有认识上帝,他一定是一名启蒙主义者,幻想通过自己高迈的思想和知识启蒙民众。在他们的观念秩序里,民众总是愚昧的、无知的,但自己却是智慧的,清醒的,自己是超越所有人的。这样的风景,可以是说中国几千年知识人历史的最大主旋律。但如果一个知识人认识了上帝,接受了基督信仰,他很快就会发现,如果中国历史有错误,首先一定是知识人的错误。因为在圣经的叙事秩序里,总是会出现几个先知,他们在自己的时代贫穷、低微,遭遇无法理解和无法承受的苦难,在几乎所有人都已经败坏的情况下,依然坚持倾听和讲述上帝的话语。

 

如果你放弃对自己内心生活的审判,那么你就一定会致力于改变外在的世界。前者叫做生命,后者叫做革命。生命从来都是潜滋暗长,叫大地长满草木,让人类宛如海边的沙子,天上的星星。而革命则是屠刀,所到之处,尽是草菅人命,尽是无边无际的荒原。

 

拍马屁的人太多,一是因为所有资源都集中在权力手上,不怕马屁过不上好日子,一是因为中国人向来没有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一个带血的馒头就可以满足中国人的腹欲,出卖一次良心就可以让中国人苟活一生。所有人都在这么做,那些有机会出卖良心的人,成了这个国家的幸运者,成了时代的英雄。所以,出卖良知是一个人为了生存的最后一道筹码,当这样的筹码被摆上,接下来就一定是死亡了。如果所有人都在出卖良知,那么所有人都在地狱里。不要以为地狱是上帝为了惩罚人类而设计的场所,事实上,所有的地狱都是具体的建设者,这些挥汗如雨的地狱建设者,就是你和我。

 

人必须通过语言表达内心,但语言一经说出,却又损耗和遮蔽了内心。声音早已混乱,言语有了隔膜,因为语言,我们画地为牢,彼此为仇。语言是人的行为边界。沉没在语言之中,我们认为可以通过语言掌管世界;越过语言的边界,等待我们的是死。语言是牢笼,也是希望。生活到底有多难,惟有语言作证。 

 

基督教的价值观是爱人如己,儒家是已所不欲勿施于人。前者是积极自由,后者是消极自由。而且基督教说爱人如己,是有前提的,首先要爱神,其逻辑是,只有爱神,你才能爱人如己。而儒家观念没有前提,这意味着儒家抬高了人的理性能力,自律能力,将人的道德空心化,偶像化。所以中国人爱装纯洁,其内在的逻辑是中国人试图通过伪装纯洁把自己制造成一个完美的道德偶像。这尊偶像有时候摆在家里,由父亲或者母亲制造,用来教育孩子们;有时候则摆在大众广庭之上,用来统一思想,愚弄民众。

 

如果遭遇悲剧,我惟一的方法,是审视自己内心的恶,是半夜醒来,不停地忏悔。

 

乌鸦是劳苦的,它被放到天空之后,一直在四处盘旋。鸽子是幸福的,早上出门飞行,晚上就会回到人的手中。人啊,你应该像鸽子一样,有一双大手等着你回家。天空太浩淼,世界太博大,你会累的,因为我们毕竟是人。

 

不能用长度来衡量时间,你会发现属于你的时间太短。不可以用具体来衡量时间,因为你的内心是抽象的。时间正在消失,也正在展开。时间是一种开始,也是一种结束,是一种结束,也是一种开始。一小时,一天,一月,一年,一生,都是时间的局部,但是想象力让你拥有整个时间,你用一瞬间看到了全部。 

 

关于永恒,不能用大来定义,因为大会排斥小;不能用远来定义,因为远会轻视近;不能用无限来定义,因为无限摒弃了有限;不能用必然性来定义,因为必然性遮蔽了偶然性。I am who i am,永恒就是永恒,神与我同在,也就是说,此时此刻,无限与有限,大和小,远和近,必然和偶然,就在一起。

 

人,到底是什么,我的答案是,人是一个想象力的载体。身体,房子,汽车,树木、河流、大地、天空,都是人的想象力的工具。人的想象力来自哪里,在已有的文献资料中,我能找到的答案是,人的想象力来自神,归于神,人类的想象力正是在这种伟大的过程中,不断拓展,构成了人类社会灿烂的文明体系。 

 

如果你愿意盯住笛卡尔坐标沉思,你迟早会看见真理,至少你会在一片巨大的静默之中,找到方向。我的意思是说,我经常把笛卡儿坐标看成一座十字架,看成时间和空间的交叉,有限和无限的关系,看成万物的尺度。都说人是万物的尺度,但人肯定不是人的尺度。人的尺度,是神。

 

Nephilim,拿非利人,又称伟人,巨人。历史记载,这是一闪而过的人群,当人类完全活在血气之中,当人类失去终极敬畏,神的精神就会离开人类,人类就只剩下高速成长的肉体。这是最悲怆的时代,人类看似高大,其实是精神侏儒。这是普遍的原则,一切以肉体为终极目的的生活与生命,都是速朽的。 

 

“我要将所造的人和走兽,并昆虫,以及地上的飞鸟,都从地上除灭,因为我造他们后悔了。惟有挪亚在耶和华眼里蒙恩“。这样古老的经文,隐含着两个秩序。第一,人类背离上帝的语境后,一直在堕落,但也有人持守上帝之道。第二,只要有一个人是完全的义人,上帝就会赦免这个世界,赐予我们丰富的爱。

 

"你只可到这里,不可越过,你狂傲的浪,要到此止住"。人类的理性一定有着不可逾越的边界,每个人的行为一定有不可逾越的边界。作为由人组成的政府,一定有不可逾越的行为边界。这是规律,也是自由。要终日祷告,持守这样的智慧,否则,致命的自负,会让我们毁灭。 

 

极权体制有两个意识形态基础。第一是无神论,神不在场,极权和领袖就是神,他的话句句都是真理。第二是进化论,过去都不好,只有极权体制才是极乐世界。所有秉承无神论和进化论的人,无论你的观点是什么,最后的结果,一定是通向奴役之路,一定是你的生命的彻底毁灭。因为在观念秩序的意义上,你的心智和极权体制是同构的。

 

关于幽暗意识,最好的田野调查对象,是自己。如果你渴望深邃地生活,请从调查自己开始吧。惟一的要求是,你必须诚实。

 

站在这里,我流不出眼泪。我的主啊,你给了我们广大的土地,你让这土地的每个细节都长出青草。可是多年以来,我们的姿态却是,面朝黄土,背朝天。我们的背没有眼睛,我们不认识你。所以我们终身为奴,老死在坚硬的土地里。

 

我今天的见解是,中国人虽历经5000年,至今没有踏进思想之门。人不能在所有的方向构筑思想,思想是一条向外延伸的直线。按照两点之间距离最短的数学原则,中国人还站在自己的点上,还没有找到远方那个距离最短的点。因此,中国人活在当下,无力仰望,没有线条,没有方向,没有思想。

 

“这月二十四日,以色列人聚集禁食,身穿麻衣,头蒙灰尘。以色列人就与一切外邦人离绝,站着承认自己的罪恶和列祖的罪恶”。犹太人彻底地反思与忏悔,相比之下,我们自己不忏悔,还把祖先推到偶像位置,加以膜拜。由此,祖先的错误,历史的错误,传承为我们的错误,千年以来没有改进。


作者  | 2017-9-21 10:39:44 | 阅读(342) |评论(0) | 阅读全文>>

人不思考死亡,就只能猥琐地活着  

2017-9-4 8:57:16 阅读2360 评论0 42017/09 Sept4

人不思考死亡,就只能猥琐地活着 - 苏小和 - 风随着意思吹

 


人类对上帝之名的传扬,以两种方式进行。一种是以赞美的方式,一种是以反对的方式。上帝在《出埃及记》对反对者说,“我用一种完全意志托起你,是为了让你看见我的能力,在大地上传讲我的名”。这说明,上帝的名义下,大地上的秩序,是多样性整全秩序,赞美与反对,欢乐与苦难,共同构成世界的张力。

 

时间的起点就是我们的起点,她的终点也是我们的终点。如果我们对时间的理解是整全的,则我们的生命也是整全的。作为一个会思想的人,我们与时间同在,我们不再只是一个碎片。我们同时拥有现在,过去和未来。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一个人就是所有人,是信心决定了我们生命的长度,而不是肉体。

 

前段时间看史料,发现徐光启的后人中,有个女性的名字很熟悉:倪桂珍。她嫁给了宋耀如,生下三女三男。小女儿宋美龄嫁给蒋介石,中国历史上出现了第一个信仰基督的总统。从徐光启到蒋介石,这个家谱让我想起了路得记、以斯帖记,想起了永恒之女性,引导我上升。台湾到底有多宝贵,只有上帝知道。但愿我能在这样的神迹面前,保持一种永恒的惊讶。

 

关于李约瑟难题,现在我认为答案在于中国人的思维方式从轴心时代开始就错了。在人和人的方法层面,中国人没有建立视角(perspective)、参照系(reference)、基准点(benchmark)和分析工具(analytical tools)。经史子集的方法论让中国人瞎子摸象,不可能发现科学规律。这四个要素条件,几乎覆盖了所有学科的知识兴起条件,极为重要。每个人在思考和写作的过程中,都应该围绕这四个要素条件展开自我追问。回头再就这四个要素条件写一篇文章详细讨论。

 

每个人都想装圣洁,基督徒也不例外。事实上,圣经里记录的人,个个都不干净,没有一个好人。上帝把圣经摆在这里,是要告诉人类:你们不过是人,别装,最好自己管住自己。所谓自己管住自己,在个人道德层面,叫自律;在公共秩序层面,叫民主宪政。做不到这两点,你们此时此刻就已经在地狱里了。无论是自律,还是民主宪政,不可或缺的要素条件,是个体的人对上帝绝对话语的绝对敬畏。

 

"我们的神,是活人的神"。所有的哀歌、安魂曲、挽歌、素歌,都是对活人的怜悯,而不是对死人的哀伤。这一点很重要,决定了艺术与想象力的高度,甚至直接决定了,我所写出来的艺术,是不是真正的艺术。

 

"子曰,天何言哉,四时行焉,百物生焉,天何言哉?"孔子从来没有听见上帝说话,因此他的敬畏精神大打折扣。一个真正敬畏天道的人,一点要明白一个简单的道理,天道是上帝的明确的话语的存在,天道不是一个人对崇高秩序的虚无的想象。上帝的话语在圣经里,人不能添加,也不能减损。

 

“畏天命,畏大人,畏圣人之言”,这是孔子的敬畏想象,看上去什么都敬畏,其实就是什么都不敬畏。这里涉及到另一个简单的常识,当我们讨论敬畏,我们一定是在讨论明确的、终极的、绝对的上帝,任何中间存在和平行存在,都不是我们敬畏的对象。这种关于明确的、终极的、绝对的上帝存在,因为高过我们的心智和我们的道路,因此必须由上帝启示给我们人类。不理解这一点,人们所描述的敬畏,就是对秩序的破坏。由此我们看到,孔子由于对终极的敬畏对象缺乏明确界定,对人类的死亡问题缺乏终极追问,导致他在生活中变得八面玲珑、明哲保身。他琢磨春秋笔法,不直接说出真相,而是选择与皇权合作,曲意逢迎。这构成了儒家猥琐的传统。

 

讨厌两种生活方式:不认识上帝所产生的狂傲、无知和缺德;以为认识上帝所产生的伪善、懒惰和封闭。不认识上帝,人类将失去理性的大前提。所有的虚无主义和神秘主义,都是理性大前提缺失的结果。认识上帝,人类退回到理性场域工作。如果一个人认识上帝却没有意识到理性的边界,则这个人就会理所当然陷入理性的自负与僭越之中。康德的伟大就在这里,他是上帝喜悦的好仆人,既意识到了上帝必须参与到人类的伦理秩序之中,又意识到理性范围之内人所承担的责任和使命。而有些在教会里高喊主啊主啊的人,很可能只是一些混饭吃的、思想浅薄的懒汉。

 

思想多元是常识,但任何多样性的秩序,都是理性范围之内的秩序,是人和人的关系合约。如果我们讨论真理信仰,则必须学会坚持价值一元原则。为什么美国人要推广他们的人权理念,因为人的价值属于每个人;为什么个体的人是独立的,因为每个人的价值惟一。忽略超验的一元价值观,人类会变成动物庄园,世界会变成流氓的天堂。忽略思想的多样性秩序,人类会在理性范围之内形成独裁。

 

中国书生向来读不懂欧美文献,比如顾准把希腊哲学解释为经验主义,却放弃了希腊人的终极追问习惯。这缘于顾准既不了解希腊人的形而上追问,也不了解希伯来福音和希腊哲学传统的合流。顾准是在用希腊的经验主义批评共产主义,是老套的中西体用之争,是学以致用,他是一个三流的中国思想家。过去我曾经系统阅读顾准的著作,并为他写下热情洋溢的赞美之词,但随着我的想象力的拓展,随着我的视野的扩展,我意识到了顾准的思想漏洞和知识短板。为此我很高兴,因为我看见了自己正处在开放式纠错的生命过程之中。

 

基督信仰是形而上思维方式,并对形而下构成启示。梦想照进现实,一些形而下的成果摆在这里。欧美经过基督信仰洗礼,发展出了科学、艺术和民主制度,这正是今天人类的生活方式。儒家和佛教对现代社会的影响几近于无。思想层面可以交流,但价值层面,没有就是没有,不谦虚、不学习,就是停滞和死亡。

 

独立知识人的兴起,事实上取决于市场的分工和社会的分散秩序,而不是知识人本身的道德坚守和知识兴趣。知识人远利禄而重学术,一定是市场的分工秩序足以支撑知识人的生存,而社会分散的秩序提供给知识人思想自由的空间。否则,权力阶层一定以利禄之名遮蔽知识阶层的兴起,乌合之众一定会把所有独立思考的知识人视为叛逆。

 

圣经是人的心灵的秩序原则。不了解圣经,必然导致人的意义的失衡。圣经起源于以色列,然后以信息传播的方式改变了欧洲人,美洲人,如今正在亚洲传播。圣经致力于人的普遍的自由,而自由则是基于圣经十戒的个体的自律。苏格兰启蒙主义哲学和古典自由主义,包括古典经济学都在这样的思想史流变之中。

 

读书思考写作,如果越读越觉得自己正确,自己的文化正确,自己的传统正确,什么都别解释,这种读书人肯定脑子进水了,心眼坏了。为毛这么说,因为任何人任何文化都是有限的,幽暗的,无知的,无力的。没有例外。所以读书的好境界是,越读越觉得自己无知无力,越读越觉得自己需要开放,需要拓宽自己。

 

政教分开是普遍性的宪政资源,但前提必须同时拥有政府资源和宗教资源。洛克《政府论》、《论宗教宽容》靠着这样的范式激活了欧美宪政秩序。中国思想家早就放弃宗教资源建设,儒家传统更是忽略终极关怀,选择与政府合作,完全放弃了政教分立意义上的宪政建设。

 

自由选择是理性范围之内的事情,理性范围之外的事情,打算怎么办?人死后怎么选择方向?一个人是否有权在几个不同女人中选择一个女人做母亲?艺术家都是靠想象力生存,理性范围之内的想象力,叫科学探索。理性范围之外的想象力,才是艺术的想象力。理解了这一点,才能理解什么是科学,什么是艺术。

 

一个人只要用一种开放和比较的方法读书思考,迟早要怀疑中国传统文化中的那些日常道德用语。因为那些话没有经过深刻的思考,卡在生命的中途;因为那些话没有回到人性的深处,对自己过于宽慰,对他人过于刻薄;因为那些话把言语的主体抬到高空,而把听众扫到了尘埃里。

 

上帝之子的思维方式和行为方式完全不是这样,一方面,圣经告诉我们,耶稣是行神迹的耶稣,是满有大能的耶稣,是完全超过了人的思维和行为的耶稣,但另一方面,圣经却又告诉我们,耶稣出生在马槽里,这是人类出生史意义上最卑微、最贫穷、最低的地方。按照人的习惯性思维方式,既然耶稣是上帝之子,既然他满有大能,他应该降生在这个世界上最富有、最显赫、最有权威的皇宫里。耶稣的道路高过我们的道路,我们至今并不能真正理解。

 

封闭意义上的中国传统文化,最大的问题,是没有深度思考人的意义和人的价值,却又设计出一套道德规范,拼命地抬高自己,压制别人。这么做导致了三个效果,第一,人和人之间充满了战争,第二,有时候把人看成了天使,第三,有时候把人看成了畜生。总之,从来没有把人看成人,因为不懂什么是人。

 

儒家最大的问题,是没有真正回答人是什么的命题。而在传统中国文化的语境下,要试图回答这个问题,并没有基本的问题基准和思维方式。这意味着儒家永远找不到答案。所以儒家思想史放弃这样的追问,用短视,功利和巴结皇权的方法,来为自己寻找合理性,殊不知,这进一步放大了儒家作为人性的恶。

 

屈原当不上官,就自杀;李白当不上官,就发酒疯。中国最好的诗人,也就这个境界。事实上,诗歌最初的意义,是摆在祭坛上的句子。也就是说,真正的诗歌,应该是一种形而上的歌唱。这就是我的诗歌观,别人怎么写我不关心,我就打算这么写诗,一直写到呼吸停止。

作者  | 2017-9-4 8:57:16 | 阅读(2360) |评论(0) | 阅读全文>>

警惕那些反常识的流行词汇  

2017-9-1 14:09:40 阅读2590 评论0 12017/09 Sept1

警惕那些反常识的流行词汇 - 苏小和 - 风随着意思吹

 


有三个反常识的浅薄词汇,正在被大众热捧。一是正能量。二是精致的利己主义。三是大数据。


在当下的社会,判断一个人是不是一个独立的、健全的、有思辨能力的人,基本上可以通过他对这些热词的使用频率做出初步判断。

 

“精致的利己主义”,是一个贬义词,被用来批评当下年轻人的自私。语出于北大老教授钱理群先生。


在我看来,这是典型的文人趣味,人文学者缺乏经济学常识,总是轻率使用利己、自私这些单向度的人性概念,导致很多经济学的问题意识异化成道德问题意识。这应该是学者误人子弟的一个案例。


为什么类似于钱理群这样有鲁迅遗风的人文主义教授也会出现这样蹩脚的错误,原因在于我们的思想资源缺少对人性论的深度辨析。事实上,对于一个有问题意识的读书人而言,当我们看到“利己”这样的概念,应该马上提出问题,什么是利己?思想史上有那些关于利己主义的辨析?而我们目前使用的利己概念是不是存在某种单向度的批评习惯?为什么我们的思想史上存在着“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之类的陈述,难道这句话完全是一个谬误吗?


在经济学的意义上,一个人如果没有利己的主观偏好,他无法成为一个“理性经济人”,一旦理性经济人不成立,则市场秩序不成立。一个没有明确的市场秩序的社会,一定是贫穷和饥荒的社会。


这一连串的问题追问下来,我们会意识到,简单批评“精致的利己主义”可能存在单向度的错误。事实上我们注意到了,那些以经济学为专业的人,曾经不止一次为利己主义辩护,而且他们的辩护也是言之成理。那么,我们到底应该怎样辨析利己主义呢?

 

哲学家摩尔将利己主义的观点细分为两个维度,一是纯粹的利己主义,即亚当斯密解释过的Selfish,完全自我本位主义的无视他人的自私自利的功利主义;二是适度的利己主义,即斯密解释过的Self  intersted,基于人性真相的、合适的,照顾到了利他主义原则的、综合的利己主义,也可以解释为斯密经济学维度上的“理性经济人”。正是在第二种利己主义的维度之上,亚当斯密建构了伟大的古典经济学理论。


不过,汪丁丁教授提醒人们,在两种利己主义的思想传统之上,事实上还存在第三种利己主义的思想资源,这就是“Enlightened egoism,汪丁丁先生翻译为“好的利己主义”,另外一种比较聪明的翻译,叫作“开明的利己主义”,我基于西方神学思想史和哲学思想史的流变,翻译为“经过了上帝启蒙的利己主义”。


我想说的是,钱理群先生的“精致的利己主义”概念显然不了解这样的思想史,他仅仅是基于利己主义的最初概念“Selfish”,提出他的批评性观点。这是一个相当短视的批评意见,忽略了人性论的复杂性,也摒弃了人性论的经济学意义。由此,人文主义的观念短板和知识缺陷暴露无遗。

 

“正能量”,应该是官方有意推广的一个意识形态词汇,它之所以很快受到乌合之众的热捧,原因在于这个词语背后的思维方式,正是儒家思想传统单向度的向善思维,这种单向度思维深入到了每个中国人的骨髓,权力阶层总是能变着花样使用这些词汇,愚弄民众。当这个词语流行起来的时候,中国科学院曾经有一位老先生专门撰文辨析过正能量的谬误,指出正能量的思维完全不符合物理学的一般定律。可惜听进去的人实在太少,这反映出我们这个社会更多的时候是一个反智的社会,是一个人云亦云、毫无思考能力的“比傻社会”。

 

至于“大数据”,基本上属于理性自负的代名词,所谓数据,是人所总结出来的一种数学经验,当我们讨论经验,任何时候我们都必须牢记,任何经验意义上的事实与数据,都小于观念与秩序。所以,当我们使用大数据这个名词,意味着我们正在幻想一种大于观念与秩序的数据系统,并且进一步幻想,我们可以靠着对大数据的运用,获得对于市场、对于社会的设计能力与控制能力。熟悉经济史的人们对此必然有所警觉,所谓的大数据,在学理上显然属于计划经济的思维方式,它的人性论后果就是狂妄与僭越,它的经济学后果就是贫穷与饥荒。

作者  | 2017-9-1 14:09:40 | 阅读(2590) |评论(0)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其他

 发消息  写留言

 
经济学者 诗人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