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风随着意思吹

繁星都是假象,监狱才是真的。

 
 
 
 
 
 

随想录:我们其实处在愚蠢的境况之中  

2017-8-1 11:03:54 阅读3918 评论0 12017/08 Aug1



我们的心智还没有达到理性之人的水准。体制内的人想尽一切办法要把自己的领导捧上天,领导不成为真理,大家就不能活下去。体制外的人,也在想尽一切办法把自己喜欢的某个反对者推到圣人的位置,仿佛这个人如果不站在云端,就没有号召力。唉,每个人都不过是人,这个道理真不好理解。照这个心智继续玩下去,我们再当5000年奴隶,也是配得的。

 

索罗斯就是新一代“地上天国”乌托邦理想主义帝国的建造者,这个人带给人类的伤害,将会超过马克思。遗憾的是,现在能意识到索罗斯危害的人太少了。感觉整个欧盟都在他的控制之下,德国尤甚。愚蠢的人们都在索罗斯的麾下,跳起魔鬼的舞蹈。

 

在我们没有真正认识自己之前,所有的合作与所有的反抗都是无效的。无论你怎么做,你都是把自己的肉体和生命亲手送进这台绞肉机之中。你所拥有的,正是要杀死你的。你拥有权力,权力会杀死你;你拥有财富,财富会杀死你;你拥有知识,知识也会杀死你。你无处可逃,你的人生就是等待一场必然的杀戮。

 

中国书生如何安慰自己,第一是强调中国文化的特殊性安慰自己的无知感;第二是读书人互相吹捧,用人和人之间的攀比来安慰自己的虚荣心;第三是每个人都把治国平天下当作人生第一使命,每个人都有一种在野如在朝的幻觉,用这种宏大叙事的幻觉,安慰自己的无力感。没错,这是对中国知识人的人性论怀疑,主要呈现为一个复杂的人性论格局:无知、虚荣、无力。

 

儒家大同理想,是一幅关于人类极乐世界的想象蓝图。所谓各取所需,各尽所能,每个人的幸福指数都达到绝对最高指数。这样的幸福生活想象,的确值得后世的人们竭尽全力去追求。多少无知,多少邪恶,尽在这样优美的想象和追求之中。

 

下一次大饥荒时代的来临,可能与货币有关。是的,人类社会的一切之事,都不在进步状态,而是在堕落和败坏之中。比如货币。最稳定的货币,是金本位制度。稀缺的黄金,成为发行货币的基准给定和边界给定。后来人们为了满足货币的扩张,用白银或者铜,代替了黄金。再后来用纸币代替了铜。假以时日,作为现金的纸币将会被数字替代。这种替代,是作为人类的一种科技的进步事物而出现的,但是,这是一种诅咒式的进步。可以肯定,当这种数字化的货币成为惟一的货币形式,人类真正的大饥荒时代就来临了。只有到那个时候,人们才能理解哈耶克曾经讨论过的“货币非国家化”理论的价值。然而在那个时候,可能所有具有货币思想力的人们,都已经被饿死了。少数几个没有被饿死的学者,都在鼓励国家继续漫无边际地超发货币。因为对于每个国家主体而言,这种仅仅是一个数字的货币,其对政府欲望的约束力度实在是太小了,而发行货币的成本实在是太低了,低到任何一名自负的货币管理者都可以随心所欲地说出一串数字。是的,这就是我们的即将来临的大灾难,只要他愿意这么做,只要这么做对于他有利,他,为什么不呢?

 

想起德鲁克的一句话,资本主义是一国范围之内的秩序。什么是资本主义,哈耶克说,资本主义就是自由企业。按照这样的思想边界给定,当资本主义越过国家的边界,就不再是资本主义的自由观念秩序,而是中性的贸易规则。既然是中性规则,那么所有对规则的破坏与践踏,都是不能接受的。如果在全球化贸易规则的命题上,有人肆意践踏,却没有得到必要的惩罚,反而获得一定的收益,那么,我们可以预测,一个大范围的灾难时代可能就要来临了。

 

都说人心坚硬如铁,其实真实的局面是,人心坚硬如同钻石。在作恶命题上,人永远会走向更深更黑之处,绝不放弃。在这里,所谓的致良知,所谓幡然醒悟,断无半点可能。再大的灾难也不可能让一名杀手惧怕,再多的死人也不可能让一名皇帝怜悯。一个具体的人,应对灾难的惟一正确方法,是自由迁徙。谨记之。

 

人类社会隔一段时间总会冒出几个“地上天国”的思想家,当时当地几乎无人意识到他们的败坏,只有当苦难渐次退去之后,人们才开始慢慢发现他们的错谬之处。儒家大同社会,柏拉图理想城市模型,马克思的共产主义蓝图,索罗斯的进步主义,罗尔斯的正义论,安兰德的市场自由至上构想,都是这个套路。所以我们必须说出,人类所有的理想主义陈述,都是极其错误的。当一个人或者一个地区还在愚蠢地讨论所谓理想,意味着这样的人心智还没有发育完整。按照这个观念去梳理思想史,会发现人类社会真正的思想家少之又少,或许奥卡姆的威廉、帕累托、哈耶克是少数几个真正有思想的人。

 

知识兴起的三步骤:直觉能力、假设能力、过程细分能力。其中,直觉能力和假设能力,必须依赖于伟大的基督信仰,只有当一个人的基督信仰生活完全建立之后,他才会在一种习惯的观念秩序中,有可能缓慢升起这种不可思议的直觉能力和假设能力,比如牛顿。而过程细分的能力,则属于一个人在理性范围之内的想象力,一个人通过知识的细分,工具的细分,对象的细分,得以建立起工具理性层面的知识体系,比如爱迪生。

 

孔子、孟子倡导人性之善,而荀子则倡导人性之恶。孔孟开创了中国人的伪善传统,满口仁义道德,一肚子男盗女娼;荀子和学生韩非李斯,把人看成丑恶垃圾,用法家专制奴役人性,剥夺人的尊严与权利。人是综合之人整全之人,是敬畏星空和心中道德律的人。儒法传统,既不会赞美人也不会怀疑人,构成某种愚蠢的传统。但问题的复杂性远非如此,作为一名中国人,我们能够理解有的人使劲装好人,装君子;也能理解有的人把别人当成猪狗,视其他人为草芥,为蝼蚁;但我们不能理解,为什么有的人明明不能认识自己,却总想启蒙别人,改变别人。是的,伪君子好理解,杀人如麻的屠夫也好理解,但遍地先生,个个都是启蒙大师的人性之罪恶,不好理解。

 

关于人的意义,除了赞美,怀疑,还有第三维度的意义:交托。赞美上帝、怀疑人性、向上帝交托。三个方面合一,构成人的意义的三一模型。

 

人的肉体和灵魂有重量,这一生是持续下落的过程。如何在不可抑制的沉沦中寻找一种向上攀升的力量,成为人生最重要的命题。多年以前,有人看见我的身边堆着萨福的诗、肖邦的夜曲,曾经怀疑我这样的生活,能够坚持多久。多年以后,我越过诗,越过肖邦,用我破败的手,抓住了耶稣的话语。哈利路亚。

 

最近细读了一遍唐诗三百,深感观念秩序的局促导致人性论和知识论的局促,唐诗普遍肤浅,意义重复。基本就在几个固定的意义指向上抒情:家国、乡愁、山水寄情、淡泊,凡此种种,都是一些外在体验,很少看到内在的人性撕裂和悲剧命运。

 

一只生活在贵州石门坎的麻雀,和一只生活在阿拉斯加的麻雀,外形是一样的。我花了很多年的时间,试图发现它们的差别,事实证明,无论羽毛的颜色,嘴唇的曲线,还是脚掌上的皱纹,叫春的声响,两只麻雀都是一样的。后来我怀疑,要么是石门坎的麻雀飞到了阿拉斯加,要么是阿拉斯加的麻雀飞到了石门坎。否则无法解释,为什么两只麻雀竟然一模一样。

 

死亡是人生最好的教科书,一个人遭遇死亡的击打,时间越早越好。感谢上帝,让我在20岁刚刚出头,就深切感受到了死亡的意义。那时我以泪洗面,那时我无语问过苍天。多年之后,我才知道,死亡的功课,才是上帝给我的最深刻的功课。没有关于死亡的练习,我的命真的就是尘土不如了。

 

我们很苦,知道吗,很苦。如果说海水是咸的,我们的泪水就是苦的。如果说大地流淌的是河水,我们流淌的就是汗水和血。汗水喂养的是苦难,而血喂养的是尸体。所有没有经过忏悔的错误,都会重复再重复。这是我们应得的惩罚。是我们自己的选择。

  

人性存在的普遍图景是这样的:圣经爱人如己的观念秩序,其平行秩序是无所不在的对人性的怀疑。在方法论的意义上,人性论意义上的爱和怀疑,都是无力的,因为人类的理性有限,爱与怀疑都不过是人的行为。


圣经建议人向上帝交托。不向上帝交托的爱,是愚蠢;不向上帝交托的怀疑,是冷漠。只有将爱、怀疑和交托想象成三个秩序合一的秩序:爱+怀疑+交托,我们对自己的认识才得以构成某种改进(更新)的秩序。人通常抓住一点,就以为抓住了真理,这就是人类愚蠢的境况。

 

中国人的观念秩序,类似于一个人从小习惯了某种味觉,到死都不会改变。比如湖南人的一生就是到处寻找辣椒,而上海人看见糖就看见了幸福。文革中长大的人,最大的努力就是回到文革。当过知青的人,最大的理想就是让每个人都变成知青。理所当然,小时候饿过肚子的人,最是怀念大饥荒的时代。如何走出如此荒诞的局面,这才是最大的人生命题。但我们深知,人并不能真正改变人,所以我们祈祷,愿上帝的话语临到每个中国人;愿每个中国人能够在福音里重生;愿我们败坏的肉体和总是沉沦的灵魂,能够被上帝怜悯。

作者  | 2017-8-1 11:03:54 | 阅读(3918) |评论(0) | 阅读全文>>

知识人要学会作光作盐  

2017-7-10 9:00:31 阅读2456 评论0 102017/07 July10


秦晖老师的观点:“文化无优劣,制度有高低”。表面看起来,这句话好像很正确。

文化无优劣的实际意义,是强调文化的多样性,强调思想的百家争鸣;

制度有高低的实际意义,则是强调对现实的批评,以及改进的思路。

两方面结合起来,一手倡导思想的涌现,一手致力于制度的改革。这是典型意义上的中国自由主义和改良主义的风景。

但问题是,无论是文化,还是制度,都是由人来建构的。如果认同这个常识,那么作为一个学者,就应该致力于本质意义和基准意义的关于人的意义的思考,而不应该总是选择一条宏大叙事的进路,去做一些制度性的批评。

知识分子正在批评的所谓制度体系,它的最大的目的导向,就是要穷尽一切手段,捍卫自身的制度。在这个意义上,知识分子讨论制度命题,只有三个选项:

其一是造反。这是一条死路,历史上这么做的人很多,有些人从短期看,竟然还成功了,但这种成功,是从一个陷阱跳入另一个陷阱,是零和游戏。

其二是深入到体制内部,推动改革。80年代的确有知识分子这么做过,现在回头来看,底裤都输掉了,为什么,因为读书人缺乏对人性论的体察,低估了体制对人的诱惑能力,同时高估了读书人的知识能力和观念能力,结果是显而易见的,所有进入体制内的读书人,最后都成了这个体制最忠实的一部分。

其三是不合作。真正走上这条道路的人极其稀少,因为从体制的设计来看,不合作意味着失去必要的生存空间。“知识分子不听话不给饭吃”,这句名言,基本堵死了知识分子不合作的道路。

所以人们看到一个有趣的现象,大量隶属于体制的知识分子,长期发出一些批评体制的声音。这构成 了中国知识分子的主要群体。我可以说出一长串我尊重的名字,比如吴敬琏、杨继绳、周其仁、孙立平、贺卫方、张维迎,等等,他们一方面身处这个体制之内,一方面不厌其烦地提出对这个体制的诸多批评。因此,他们基本上属于第二个选项,生存在体制内部,呼唤体制的改革。

知识分子的这种态势,存在着两个挥之不去的问题:

第一,人性是目的导向性的载体。由于目的导向的完全不同,体制根本不可能接受任何批评性和改革性意见,人们能够看到的所谓改革,都是制度处于困顿时期的一种权宜之计,一旦缓过劲来,立即就会回到原来的位置。在制度本身看来,这不是倒退,这是回到初心。体制内的权力拥有者,他们在任何时候都不会忘记自己的目的导向。

知识分子在这个问题上,太天真了,主要原因是高估了知识对权力的影响能力,同时对普遍的人性幽暗缺乏深度体察。

有些常识必须再次强调,制度层面的所有努力都是为了固化制度,绝不是破坏和放弃制度。在这个问题上,体制内的决策者有着惊人的本能性敏感,任何可能对制度本身构成伤害的言行,他们能够在第一时间捕捉到,并给予最彻底的阻击。因此,在这样的语境下,知识分子针对制度的改革性意见,基本上是无意义的。

第二,由于把大量的时间和精力都用在了所谓改革的批评与进言的层面上,知识分子因此丢失了真正意义上的学者本分,导致中国知识分子普遍缺乏专业的学术能力。对于一个学者而言,学术专业能力的缺失,思想成果的缺失,几乎是致命的损失。

但更为要命的是,知识分子甚至丢失了对自身生命秩序的改进能力,完全意识不到,在人性论的意义上,知识分子自身同样存在着太多挥之不去的有限性和幽暗性,这种对自身的人性论和知识论的缺失,某种意义上甚至带来他们从来没有意识到的生命的毁灭。

所以,在这个意义上,我们发现中国的知识人具有两个方面的荒诞性:

他们总是在做一种“把金环强行戴在猪鼻子上”的徒劳的工作。虽然这些年权力阶层对知识分子不屑一顾,但知识分子依然络绎不绝地把自己的锦绣文章奉献给权力。虽九死也不后悔,说自己所做的事业,乃是一种“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大事业。

这种“学得文武艺,货与帝王家”的读书人姿态,导致所有的知识分子都不是职业学者,几乎所有的读书人都像一名在野的文化官员,有些人甚至在言谈举止之间具有领袖的气象。

荒诞,太荒诞了,知识分子陷入这种悲怆而又可笑的局面,主要原因发生在观念秩序层面,也就是说,现行制度和知识分子同属一个观念秩序,这个国家从决策者到读书人,从官僚到民众,早在3000年之前,就已经集体离开了真理之路。

必须要再次重申这样的常识,一群幽暗的人,只有行走在真理的路上,才会拥有必要的纠错能力。一群幽暗的人,总是在黑暗中摸索,即使再过5000年,也只能继续生活在黑暗之中,不可能有半点纠错的可能性。

在这个意义上,知识人应该以传播真理的福音为人生使命,应该要学会作光作盐,不要作幕僚,不要作启蒙者。在这个悲惨世界,知识人的责任应该是一个稳定的三一秩序:

——传播福音,追求真理;
——更新自己的生命;
——在某个专业进路上尽可能做出专业成就。

作者  | 2017-7-10 9:00:31 | 阅读(2456) |评论(0) | 阅读全文>>

美国民主党快要散伙了  

2017-5-21 15:54:11 阅读2949 评论0 212017/05 May21

美国民主党快要散伙了 - 苏小和 - 风随着意思吹
 

美国媒体人和大学知识人,以及一群被他们洗脑成功的政治正确的白左,正在试图用他们的话语权和知识,挑战美国传统的观念秩序(托克维尔意义上的民情秩序),这正是他们理性自负的表征。

今天,这个世界的愚蠢,全部集中在大学和媒体。就是这样一群看上去高智商的蠢货,正在掀起更大的愚蠢。
 
川普打败希拉里当选总统,已经证明他们的那些愚蠢的自由主义知识不可能挑战民情秩序,如今他们又试图走司法途径撒泼打滚。

希拉里和川普的对抗还没有完,fox新闻早就说过,民主党在失去国会的影响力和民情秩序的影响力之后,他们一定会选择通过司法途径攻击川普,事情无大小,以闹腾为第一原则。
 
但这些动作,依然毫无意义。
 
一个致力于恢复保守主义传统价值观,同时主打减税、就业和美国利益至上的总统,民众会一声不吭地支持他,默默地把选票投给他。

川普当选总统,是基督信仰保守主义对抗人类纵欲主义的最后一战。川普赢了,人类会稍微拉回一点点错误的步伐;但如果川普输了,人类社会将会以每个人都认为自己是真理的名义,进入一场比希特勒法西斯更加残暴的政治正确时代。

基督徒要参战,不要躲在被窝里假装属灵。

有趣的是,希特勒说过这样的话:“我认为基督教是有史以来最有害的,诱骗人的谎言。”而在朝鲜,一个人如果在家里藏有一本圣经,这是死罪,而且全家都要被杀。

在有些国家,房顶上的十字架,是一道灵魂的风景。而在有些国家,十字架是他们的大敌,如果不拆除,他们寝食难安。

某朝当政之后,做的第一件大事,就是全面清查基督徒人群,逼着基督徒公开发表背弃信仰的声明,并全面取缔教会,取缔教会大学。
 
可是,那些满口民主自由平等的白左和黄左们,那些满腹经纶的教授们,那些从来没有读完过一本经典一生只会读内容简介但却装作什么都懂的媒体精英们,对基督信仰的传统观念秩序视而不见,对魔鬼们迫害基督信仰的历史事实视而不见。因为他们从事的自由主义事业,就是要挑战基督精神,挑战美国的传统民情。

所以他们控制大学,靠媒体忽悠民众,靠撒谎维持版面和频道。

这一套东西,在某国的确很灵光。但在美国没戏。
 
一群生活在基督信仰的传统秩序之中,拥有明确保守主义价值观的民众,在辨析基本的政治生活与精神生活方面,几乎个个都是小先知,他们很容易就能看出某些人的愚蠢。
 
而这正是希拉里失败的原因。可叹希拉里和她的支持者们到现在还搞不清这一点。
 
看着吧,民主党如果还不纠错,接下来连这个党都要散伙。
 
如果民主党倒掉了,美国人只好再一次从共和党里面分出一个党,维持他们的多党共和制度。

但愿这个预言不会成真,否则奥巴马这个伊斯兰的追随者,这个与以色列人为敌的、心眼儿更黑的坏人,真的会成为美国历史的罪人。

作者  | 2017-5-21 15:54:11 | 阅读(2949) |评论(0)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其他

 发消息  写留言

 
经济学者 诗人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