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风随着意思吹

繁星都是假象,监狱才是真的。

 
 
 
 
 
 

美国民主党快要散伙了  

2017-5-21 15:54:11 阅读2078 评论0 212017/05 May21

美国民主党快要散伙了 - 苏小和 - 风随着意思吹
 

美国媒体人和大学知识人,以及一群被他们洗脑成功的政治正确的白左,正在试图用他们的话语权和知识,挑战美国传统的观念秩序(托克维尔意义上的民情秩序),这正是他们理性自负的表征。

今天,这个世界的愚蠢,全部集中在大学和媒体。就是这样一群看上去高智商的蠢货,正在掀起更大的愚蠢。
 
川普打败希拉里当选总统,已经证明他们的那些愚蠢的自由主义知识不可能挑战民情秩序,如今他们又试图走司法途径撒泼打滚。

希拉里和川普的对抗还没有完,fox新闻早就说过,民主党在失去国会的影响力和民情秩序的影响力之后,他们一定会选择通过司法途径攻击川普,事情无大小,以闹腾为第一原则。
 
但这些动作,依然毫无意义。
 
一个致力于恢复保守主义传统价值观,同时主打减税、就业和美国利益至上的总统,民众会一声不吭地支持他,默默地把选票投给他。

川普当选总统,是基督信仰保守主义对抗人类纵欲主义的最后一战。川普赢了,人类会稍微拉回一点点错误的步伐;但如果川普输了,人类社会将会以每个人都认为自己是真理的名义,进入一场比希特勒法西斯更加残暴的政治正确时代。

基督徒要参战,不要躲在被窝里假装属灵。

有趣的是,希特勒说过这样的话:“我认为基督教是有史以来最有害的,诱骗人的谎言。”而在朝鲜,一个人如果在家里藏有一本圣经,这是死罪,而且全家都要被杀。

在有些国家,房顶上的十字架,是一道灵魂的风景。而在有些国家,十字架是他们的大敌,如果不拆除,他们寝食难安。

某朝当政之后,做的第一件大事,就是全面清查基督徒人群,逼着基督徒公开发表背弃信仰的声明,并全面取缔教会,取缔教会大学。
 
可是,那些满口民主自由平等的白左和黄左们,那些满腹经纶的教授们,那些从来没有读完过一本经典一生只会读内容简介但却装作什么都懂的媒体精英们,对基督信仰的传统观念秩序视而不见,对魔鬼们迫害基督信仰的历史事实视而不见。因为他们从事的自由主义事业,就是要挑战基督精神,挑战美国的传统民情。

所以他们控制大学,靠媒体忽悠民众,靠撒谎维持版面和频道。

这一套东西,在某国的确很灵光。但在美国没戏。
 
一群生活在基督信仰的传统秩序之中,拥有明确保守主义价值观的民众,在辨析基本的政治生活与精神生活方面,几乎个个都是小先知,他们很容易就能看出某些人的愚蠢。
 
而这正是希拉里失败的原因。可叹希拉里和她的支持者们到现在还搞不清这一点。
 
看着吧,民主党如果还不纠错,接下来连这个党都要散伙。
 
如果民主党倒掉了,美国人只好再一次从共和党里面分出一个党,维持他们的多党共和制度。

但愿这个预言不会成真,否则奥巴马这个伊斯兰的追随者,这个与以色列人为敌的、心眼儿更黑的坏人,真的会成为美国历史的罪人。

作者  | 2017-5-21 15:54:11 | 阅读(2078) |评论(0) | 阅读全文>>

你是左派还是右派?一个简单的判断模型  

2017-5-19 18:25:12 阅读2152 评论0 192017/05 May19

你是左派还是右派?一个简单的判断模型 - 苏小和 - 风随着意思吹

 


古老的善恶之辩,之所以构成一个永恒的难题,其问题的症结,其实不在于讨论什么是善,什么是恶,而是在于人性的理性的自负,总是试图按照自己的主观偏好,强行规定善的定义或者恶的定义。这构成了人类社会始终处于悲惨世界的最大原因。

 

真正的善,或者说终极的善,是不可细分的。这意味着人类的理性在关于善与恶的判断上,始终处在一种绝对的无力感之中。

 

如果一个人能够接受终极的善不可以细分的超验秩序,如果一个人在过程理性的意义上相信“愚昧之人的心居左,智慧人的心居右”(传道书10.2),那么人们就有可能理解,左派和右派的界定,其实是一个波动的曲线过程。而不是一个静态的、明确的划分。

 

我们可以用一个极其简单的线性图加以陈述:

 

L(左)—————→R(右)

P(人)

 

为了清晰地解释这个简单的线性图,我们通过辨析,细分出四种观念秩序:

 

a、人在先验、基准和起点的意义上,是左倾的,愚昧的、错误的。这是人在认识自己的命题上最稳定的假设前提,即LP。左是每个人的起点。或者说,每个人天生就是左派。

 

b、一个人的认识论过程,应该是从愚昧(错误)向智慧(正确)的涌现过程,是开放式纠错的过程。这构成了一个人应该拥有的认识论的主要态势。即 pLR)。

 

c、一个人是拥有绝对自由选择权利的人。即PL or R)。这意味着,有人向左,有人向右,但不可能有人处在既不向左也不向右的中间状态。

 

d、一个人在过程理性之中的任何一个点上,都同时存在着左和右的自由选择机会。所以任何一个人在任何一个理性的点上,都要绝对怀疑自身人性的不确定性,确保一个人始终拥有开放式纠错的能力,否则一个人会在任何一个理性的点,从右倾滑落到左倾。

 

总体上看,我们可以这样说:

 

当一个人认为自己可能正确的时候,意味着他把人性的基准的、起点的、先验的错误理解为正确,这导致他无法看见自己的错误,他的所有思想和行动都只能是重复和加深自己的错误。那么这个人就是左派。

 

当一个人认为自己可能错误的时候,意味着他在人性的基准的、起点的、先验的意义上接受并理解了人性的错误,因而在认识论的意义上展开了一种可能的开放式纠错。那么,这个人就是右派。

 

所以,左与右的界定命题,事实上是一个个体的人在“认识自己”的命题得到了稳定的界定之后所展开的认识论过程。一个个体的人不可能在左和右之间寻找到某种中间状态。

 

“中庸”状态的想象,是一个人性论和认识论的双重错误。其错误表现为三种状态:

 

——破坏了人性在先验的、基准的、起点的意义上处于错误状态的观念秩序。

 

——假想了人在善与恶的命题上拥有超验的判断能力。

 

——个体人的有限理性成为判断善与恶的主体,构成了对终极的善的僭越。

 

立足于这样的观念描述,我们就可以对当下众多的思想现象、政治现象和历史现象进行比较合理的辨析。

 

以自由主义思潮为例,当代民主自由主义在欧美思想界,是典型意义的左派。在欧美社会,成为一个左派,是很流行很高端的事情,因为自由主义以一种现代性的正确的姿态,拥有普遍性,这构成了一种大多数人的理所当然的正确。

 

但在中国,民主自由主义是作为一种怀疑的力量出现的,即,自由主义认为当前的思想局面和行为局面,是错误的,所以中国的民主自由主义思潮致力于一种纠错。这是典型的右派姿态。

 

所以,关于左派和右派的定义,必须简单表述:左派致力于肯定,右派致力于否定;左派以正确为基准点,右派以错误为基准;左派以自信为方法,右派以怀疑为方法。

 

案例方面,最合适拿来讨论的现象,是m

 

当他与蒋介石国民党处在对抗状态的时代,他的观念秩序是自由主义与民主主义的态势,这种价值观的面相,对威权主义的国民党政府构成了观念秩序的否定、怀疑、批评和对抗,并取得了理所当然的正义性。

 

必须承认,在当时当地,m的自由主义和民主主义的表述,代表着那个时代的最高水平,比如他对美国价值的推崇,对黑格尔哲学中关于对立统一、矛盾论、实践论的中国式运用,虽然处在一知半解的水平,但却是那个时代最漂亮的自由主义文献之一,因此必然获得那个时代大多数人的推崇。这个时候的m,是一个典范意义上的中国式右派思想家。所谓历史的先声,是一种自由主义的右倾的声音。

 

但随着m执掌了中国政权,他的方法论从否定、怀疑、批评和对抗,变成了肯定、赞美、颂歌和服从。这种真理在握式的执政理念,是以消灭所有的反对派为进路的,无论是中国式“子产不毁乡校”的包容传统,还是美国式的民主共和的制衡,都必须服从于他的“句句都是真理”的核心地位。这个时候的m,已经是一个完全意义上的左派思想家。在他的治理下,任何具有批评和怀疑精神的右倾思想,都会被彻底打倒。

 

如此,当我们意识到左右之分处在一个波动的曲线过程,由于人性主观偏好的不稳定性,导致了一个人的价值观在左和右的曲线上的不稳定性,我们终于意识到:单向度辨析一个人到底是左倾还是右倾,事实上是没有意义的。问题的重点,或者说终极的问题应该是,在终极价值的层面,到底什么是正确的(右),什么是错误的(左)。

 

这样的追问,意味着我们的问题意识回到了原点。

 

人类理性在整体的意义上,根本就没有能力判断善与恶。如果接受这个观念,那么:

 

凡是从肯定的角度出发去研究问题、解决问题的人,就是左派。

 

比如凯恩斯,他的经济学的前提,就是肯定人的动物精神具有先验的合理性。比如罗尔斯,他的正义论的前提,就是肯定人的权利的正确性高于终极的善。比如安兰德,她的个人主义思想,就是肯定人的自利的德性具有一种先验的正义性。比如马克思,他的经济学思想,就是肯定人类社会完全可以建设成为天堂。比如孔子,他的伦理学的思想,就是肯定人通过仁义礼智信的训练,可以建设成完美的君子型的个体。

 

凡是从怀疑的角度出发去研究问题、解决问题的人,就是右派。比如哈耶克,无论在经济学领域还是在政治学、法学和人类学领域,哈耶克都对人性保持了绝对的怀疑,事实上哈耶克从经济学家转型为一个致力于思考西方文明秩序的综合性思想家,其推动力就在于他前所未有的看见,作为专业进路的经济学已经不足以怀疑和批评人性,这种强大的思想动力发展到哈耶克的晚年,就是他人生最后一本著作的诞生——《致命的自负》。在人性论和认识论的意义上,《致命的自负》是人类思想史上怀疑人性的巅峰之作。但直到今天为止,人们对这本著作的理解依然相当肤浅。

 

人类社会的思想史进程之中,真正的右派思想家是极其稀少的。从人们熟悉的思想家阵营里,我们可以判断,苏格拉底是右倾的思想家,他对人性的怀疑是决绝的;而柏拉图由于肯定了理想国的存在,因而是标准意义上的左倾思想家。进入理性主义思想史之后,亚当斯密、康德和克尔凯郭尔是右倾思想家,而休谟、洛克则是左倾思想家。

 

即使是已经在信仰的意义上认同了“一个义人也没有,每个人都有罪”的观念秩序的基督徒,在思想的逻辑起点的命题上,也存在左派基督徒和右派基督徒之分。

 

凡是从肯定自己对上帝绝对真理的信心的位置出发,思考人的生命的改进与更新,并期待基督救赎的基督徒,就是左倾基督徒。左倾基督徒最大的危险,可能在于他们会用自己的信心替代对上帝的敬畏,以至于人被这种自我肯定的信心所推动,出现一种地上天国的乌托邦想象。

 

凡是从怀疑自身的绝对幽暗性的位置出发,将自身的人性破碎,思考人的生命的改进与更新,并期待基督的救赎的基督徒,就是右倾基督徒。右倾基督徒最大的危险,可能在于他们因为诚实地直面了人性的绝对有限,直面了世界的绝对苦难,这种诚实会因为人性的无力感而减损掉人的信心,以至于人在面对终极救赎的命题上,始终是一个小信的人。

 

在这个意义上,中国人当中有右派吗?真实的答案是,从古到今,一个右派也没有。中国人全部都是左派。由此,中国人的历史,总是从一个正确走向另一个正确,但每一次的所谓正确,都是一场灾难。如果有一天中国人普遍都认为自己全错了,那么中国人当中就会出现真正的右派了。

作者  | 2017-5-19 18:25:12 | 阅读(2152) |评论(0) | 阅读全文>>

"基督教中国化"是一个巨大的陷阱  

2017-5-17 10:15:50 阅读1988 评论0 172017/05 May17

基督教中国化是一个巨大的陷阱 - 苏小和 - 风随着意思吹
 

基督信仰与现代宪政社会之间的关系是一个非常稳定的正相关,这种关系内含着三种观念条件。
 
第一是“上帝之下人人平等”的观念前提。这是一套针对于每个个体的人的先验意义的观念秩序,这种先验的观念秩序在演化的过程中,通过不断争鸣,不断纠错的方式,构成了一种稳定的传统,一种习惯。这种习惯的具体内容,就是在信仰的层面建立起对上帝的确信、敬畏,和人人平等的观念,并对人性的幽暗性保持普遍的绝对的怀疑。
 
按照康德的辨析,则是立足于三大假定前提:上帝存在,自由意志,灵魂不死。这三大前提,都是普世价值,适合于每个人。只有在这里,人们才能真正理解人人平等的基本定义。
 
第二是教会的组织形式,构成了人类社会最早也是最稳定的民间自治传统。
 
基督教的教会自治,才是人类社会最早的民主课堂。有一个当下的事实能够让人们展开思考,任何专制社会都必然要对基督教会加以封锁、篡改,甚至大开杀戒。而任何民主文明的社会,都会对基督教教会保持必要的尊重。托克维尔在《论美国的民主》(Democracy in America)已经比较详细陈述过。但由于中国的知识人缺乏来自圣经的传统信仰训练,他们变得如同瞎子一样,对托克维尔涉及到基督信仰与民主传统的表述,竟然是视而不见。
 
第三则是个体的人和教会自治秩序状态下的组织形式,拥有一种绵延不绝的开放式纠错能力。

在这一点上,我们有必要强调,一个有明确基督信仰的人,却不参加到完全自治意义上的教会生活的秩序之中,是不可想象的。

反之,一个试图致力于推动民间自治秩序建设的人,却没有明确的基督信仰,也是不可想像的。

两种不同进路的表述,都基于对人性的普遍怀疑和彻底怀疑。一个没有教会生活的信仰者,最后一定会背离信仰。一个没有信仰但却致力于民间自治秩序的人,最后一定会无法对自己形成自治,并由此毁灭掉孜孜以求的民间自治秩序。
 
反观中国儒家传统,既缺少一套清晰的来自于神学和哲学层面的先验观念秩序,也没有经验主义层面的民主宪政行为方式,更没有一种覆盖到所有历史细节的纠错过程,因而把宪政与儒家传统对接起来,形成所谓儒家宪政,大概约等于主流意识形态教材中反复倡导的“马克思主义与中国特色的实践相结合”的思维方法,或者相当于传统知识分子学以致用,西体中用的习惯定势。
 
当然,这样的基于中国儒学传统观念的辨析,的确能抚慰一批传统文化爱好者相对封闭、自信、君子固穷的精神世界,但最终不会真正理解宪政的本质。因为问题的吊诡性在于,当中国传统的知识人以历史学的路径试图建构儒家宪政的框架,他们的方法论乃是对经验的总结与继承。而正是在经验主义的意义上,历史学家们并不能在我们的历史叙事里明确地找到哪怕一件具有现代社会宪政意义的史料事实和涌现过程。
 
这意味着,那些满口儒家宪政的读书人,一方面从来不曾理解观念秩序是如何影响了人类社会;另一方面也从来不曾沿着经验论的进路去对历史进行量化分析。前者或许导致中国人失去了真正意义上的哲学追问,后者则导致中国人永远不可能发现科学体系。
 
至于宪政制度,这个对每个人的人性保持绝对怀疑的现代社会治理体系,传统儒生们,实在是太难以理解了。当他们试图把怀疑、批评和制衡的目光指向皇帝,或者指向自己,他们立即就胆怯,而且畏缩了。
 
这种面对怀疑自己、怀疑公权力的时候所表现出来的胆怯和畏缩,深入到了每个中国人的骨髓,以至于每个人都无力自拔,只能随波逐流。如果没有上帝信仰亲自在中国人的心中建立基督信仰,我们就只能处在这种永远的绝望之中。
 
基督信仰的意义,在于通过建立一种至高的敬畏秩序,逼使人心甘情愿回到理性秩序,按照自由选择的逻辑去工作,而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劝人向善。事实上,在伦理学框架里,善是不可以细分的(摩尔),即人按照人的理性能力,在短期之内并不能正确地区分善和恶,所谓有限理性,我认为就建立在这个当口。在思想史的意义上,几乎所有由人类自身定义的善,都带来过人道主义灾难。所以必须要大大方方地指出,儒家伦理学秩序,就是一种典型意义上的由人类自己定义的善的思想体系。
 
但与此同时,我们也必须指出,即使我们进入基督信仰的一般生活方式,我们可能也会随时随地对基督信仰产生误读。中国人因为长期以来缺乏信仰的基础训练,没有构成一种演化秩序意义上的信仰习惯,一般说起信仰,都是一种局部的表达。比如知识分子,他们因为预设了信仰是无知和鸦片的观念,所以对信仰的理解完全是南辕北辙。而很多表面看上去有信仰生活的人,由于受到中国传统民间宗教的影响,基本上是人云亦云、为我所用的迷信状态。必须要强调一点,基督信仰最大的方法论是诚实,所有的谎言都会与真正的信仰背道而驰。
 
这是我的一个期盼:什么时候,中国的基督徒围绕圣经开始形成激烈的争鸣,每个人诚实地表达自己的信仰,什么时候我们的信仰才会靠近圣经。否则,按照儒家文化的基础文化条件,任何外来的观念秩序,包括佛教文化和基督精神,都会被儒家文化搞成一锅粥,形成所谓的特色文化。真正意义上的基督徒,对此更应该警惕。我们所渴慕的是无酵饼,而不是添加了三聚氰胺的牛奶。在这个意义上,所谓的“基督教中国化”,可能就是一个巨大的陷阱。

作者  | 2017-5-17 10:15:50 | 阅读(1988) |评论(0)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其他

 发消息  写留言

 
经济学者 诗人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